人生馬拉松——醜出國際

  沒想到,拍戲才有的撤僑畫面,會在香港出現。

  泰國皇家空軍已準備了一架C130運輸機及一架A340空中巴士,來香港接載國民回國,泰國空軍已制定撤僑計劃,官員亦隨時候命。

  這是名副其實的,醜出國際。

  更醜的,是機場兩宗圍毆禁錮內地人事件。當帶着立場來採訪的記者不斷狙擊說警方使用過度武力,我想問,暴徒對兩位內地同胞置死地式的暴力,你們有沒有譴責過?有沒有追究過?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說:「示威者是在行使公民拘捕權」,張議員你認同這種暴力?讚賞這種暴力?我想問這兩位內地人犯了甚麼法?講普通話是罪?拿內地身份證是罪?在環球時報當記者是罪?拿手機拍照是罪?你們對罪行的定義究竟是甚麼?

  我們只看見,一大班暴徒圍毆手無寸鐵的旅客,我們更看見,張超雄和郭家麒兩個立法會議員在犯罪現場冷眼旁觀,這些人,才是犯罪。

  身份決定罪行,這行為是否似曾相識?對,是文革,黑五類就要被鬥臭,管你有沒有犯法有沒有做壞事,總之打你的就是英雄,旁人還吶喊打得好打得對。今日香港,正在重蹈五十年前的文革路。

  記者政客無視暴徒的暴力,卻天天質疑執法者每個舉動,我覺得,他們是在偷換概念。

  警察從來都不跟罪犯玩公平決鬥,更不會如黃飛鴻般賣「以德服人」的藥,執法者是要用最快的速度、最有效的武力,去維持社會秩序,警察不需要說服你,更不用搏社會同情,警察用武,本來就不該跟罪犯對等,否則怎能讓壞人害怕、讓好人心安?

  看到兩位內地同胞的遭遇,我覺得,我們良民已安心不來了。再看泰國的包機撤僑,原來,這裏已變成生人勿近的危城。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