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教育大花臉

  九年前,我出版了一本親子書,叫《怪獸家長》,之後幾年,再出了第二集、第三集。當時,書商的宣傳用了我文章中這幾句:「今日的家長,都識字,甚至有高學歷好學識,培育出來的孩子,精通琴棋書畫、七八種外語、十八般武藝,一屋證書,卻沒有一張是學做人的。」今日看滿街黑衣年輕人,忽然覺得,似曾相識,看來,怪獸家長栽培的孩子已經長大了,大到可以為我們決定未來、改變世界。

  這天是開學日,一個個戴著豬嘴面罩的學生穿著校服在多所中學門外站立,罷課抗議。當中幾乎都是名牌band 1學校,怪獸家長培育出來的下一代,果然應驗了「高分低能」特質。造就滿城怪獸學子的,除了是家長,做教育的也責無旁貸。我教過書,明白做好人是容易的、是感覺良好的,一班學生圍着你是享受的、是滿足的。然而,教育不盡是獎賞和包容,懲罰其實也是教育很重要的一部份。 

  我特別懷念我中學時的訓導主任莊老師,老實說,唸書的時候一直不喜歡他,大家都覺得他是個老古板,裙短一寸、髮長一分,他都執着。莊老師更是鐵板一塊,沒情講、更沒關係可言,管你是品學兼優、還是校隊隊長,犯了校規,就要嚴懲。他負責守學校的龍門,扮演最討人厭的角色,於是,我幾乎沒見過學生簇擁他的畫面,幾十年來,千山獨行,有些學生甚至一見他步近就跑遠。

  大學畢業後,我回母校任教,跟莊老師做了同事,這才明白,一個教育大花臉的犧牲有多大。做懲罰的人永遠不受歡迎,學生人前人後都在罵他甚至詛咒他,明白老師用心良苦通常都是幾十年後的事,做好人老師被學生愛戴那種幸福,莊老師大概沒怎麼嘗過。看今日的大學、中學甚至小學,充斥著爭做好人的校長和老師,你愛戴頭盔上學就戴吧,你愛罷課就罷吧,縱容是教育嗎?肯定不是,嚴格來說,那是凟職的教育工作者,遺害更大。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