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被顛覆的衛生標準

  有一些概念,在這三個月,是徹底被顛覆的,譬如,甚麼叫做「衛生」。

  怎看,香港都是一個已發展城市,我們的衛生標準,一向都是世界級的,但這些月,如果你在街上走過,那些亂七八糟、粗言滿紙的連儂牆,那些殘缺不全的欄杆路牌,那些公路、橋墩、建築物外牆的噴漆塗鴉,讓香港的城市面貌直接倒退至第三世界級別,而最神奇,是我們的官員卻在說着這種話……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日前表示,連儂牆若嚴重影響衛生,會作出清理,她強調當中並無政治考慮。陳局長本是個傑出的護理科學家,沒想到其「衛生」的標準竟如此第三世界。

  任何看到連儂牆的人都會覺得不忍卒睹,有些甚至不是貼在牆上,而是貼滿天橋壁、扶手、地上,譬如青衣港鐵站外的「連儂橋」,就儼如精神病人的行為藝術,不僅影響市容,還影響過路人心情,為社會帶來不安、仇恨。

  然而,陳肇始卻說:「若嚴重影響衛生……」敢問局長一句:「難道你覺得現在還不夠嚴重嗎?那請問,以你的衛生標準,怎樣才算嚴重?」

  最近,連儂已不止是一幅牆,而是一片地。暴民把國旗的星星拼成納粹標誌、把前國家主席毛澤東的頭像、把何君堯議員的頭像……通通印成彩色海報,像地氈一樣貼到地上,讓萬人踐踏。因為三個月來貼在牆上你不清除,於是連儂牆已蔓延到地上了,甚麼時候,我們一抬頭,連天空都變成連儂牆?

  二○一七年,習主席來港慶祝回歸二十周年,他曾給政府官員送上三句話:一是「一寸丹心為報國」,二是「為官避事平生恥」,三是「上下同欲者勝」。

  單看今日香港十八區,區區都有那些失控的連儂牆,請問高官們,習主席僅有的三個要求,你們做到哪一個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