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五年前的一字預言

  在網上看到這笑話:「九七前,香港人怕共產黨要來,紛紛移民去;今日,香港人怕共產黨不來,又紛紛移民去。」

  真的,上個月剛剛吃了頓餞別飯,一位年輕朋友決定移民了,他說,已等不及二○四七,他不想自己最旺盛的廿八年,活在這種低智的亂世中。

  這天碰到一位舊友,多年不見,原來他在佔中後已舉家遷到馬來西亞。警察朋友近日更頻頻北上大灣區睇樓、參觀當地學校,大家都說:此地不宜久留,更不適合孩子成長。

  回歸二十二年,我想香港人從未試過像今天那樣,如此盼望共產黨、如此期待解放軍。近日同路人碰面常問一個問題:你猜阿爺幾時出手?解放軍幾時出動?彷彿大家都在等這一刻,大軍進城,然後去夾道歡迎,再然後,難題迎刃而解。

  我比較悲觀,或者應該說,我不存幻想,個人認為,解放軍平暴的冀望,有點遙遠。細心想想,我們想解放軍來幹甚麼?開槍平亂?如果我是阿爺,我會問:幹嗎要我開槍?你們警察沒槍嗎?你們不想開,要找我來開?你們不願做醜人,要找我做醜人?你們怕天下人唾罵,卻要我被世界唾罵?我像這麼笨嗎?

  特首的工具箱內明明有很多法寶未用,執法者司法界明明有很多法律錦囊未出台,但大家都不想做壞人,大家都不想沾血腥,大家都不想當李鵬,結果,一個個有權的人翹首觀天不作為,等運到。

  慈母敗兒,慈政敗城。二○一四年佔中時,德高望重的已故堪輿學家蔡伯勵給香港算命,得出一個字:「縱」,他的解讀是,一切問題,源於一個「縱」字。

  看看今日亂象,回頭思索,縱容、放縱、驕縱……大師預言,果然全中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