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 與暴徒深情對話

  有一段日子,香港幾乎個個星期有金舖錶行械刧案,市民個個成了槍械專家,紅星、黑星、AK47、點三八、點二五……琅琅上口,不會開,也會講。

  那時候,悍匪的武器比警方厲害,好多執勤伙記都掛了彩。儘管處於劣勢,警隊沒向惡勢力低頭,沒跟盜賊講和,CID出勤寧願自備私伙避彈衣,準備隨時與悍匪駁火,也不退縮。因為悍匪破壞社會秩序、危害市民生命財產。犯法者與執法者,從來都誓不兩立,沒對話餘地,要講,上法庭跟法官講。於是,我完全明白今日的「光頭警長」的感慨。

  話說,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日前在電台節目爆出:林鄭特首曾與「勇武」深度對話四句鐘,了解他們所想。曾在葵涌警署外舉起霰彈槍嚇退暴徒、成了內地網紅的「光頭警長」劉澤基,看到特首與勇武對話的消息,立即在微博發文:「和暴徒深度對話,包括勇武……如果是事實,只可以說……不敢想像。這樣還是法治嗎?我日後怎樣執法?真的是誰大誰惡誰正確?天理何在?」

  一個警長只是在微博抒發幾句感歎,竟換來議員聯手攻訐。立法會全體反對派議員昨日去信公務員事務局長羅智光,質疑劉sir在微博發表政治言論是違反公務員及警方守則,違反公務員的政治中立,並向公務員事務局及警方施壓,要求積極跟進。

  也許光頭警長天生就有一種以寡敵眾的命,當日在葵芳擎槍面對過百暴徒的圍攻;今日只是說了幾句話,就被廿四個立法會議員聯署投訴。

  警察是不會讓同袍落單的,看到光頭警長被議員圍攻,我建議,員佐級協會或現役退役的執法者,也不妨去信羅致光局長,問問他:有公務員在臉書寫「黑警死全家」、有公務員戴着口罩上街暴亂、有公務員用工作證來政治表態……請問,這些也是否違反公務員守則?這些,你將如何處理?幾時處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