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一樁沒有報警的襲擊

  紅磡有一家叫「龍門冰室」的餐廳,早前因為有食客為政見爭執,老闆不由分說把當中的「藍絲」食客母女趕走,連錢都不要收,說不做她生意。過程被人拍下廣傳,「龍門冰室」隨即聲名鵲起,成了飲食地圖上一間黃絲重店。

  對,今日社會的撕裂,已去到吃頓飯,都要拿個地圖出來查查餐廳是黃是藍的地步。

  日前看到新聞,「龍門冰室」被幾名蒙面漢闖入打砸,玻璃櫥窗給敲了一個大洞,老闆認為,那是政治報復。於是,黃絲立即發動聲援行動,接着幾天,「龍門冰室」外大排長龍,聚滿前來光顧的年輕人。

  有記者來訪問,其中一個學生的答案令我印象深刻,他說:只是講了些不同政見的話,為甚麼就要砸人家的店?咦,原來你們都懂的,那為甚麼你們不去罵那些砸美心的人?美心創辦人的女兒伍淑清小姐只是講了一些黃絲不中聽的話,你們就砸她多少店了?砸她多少次了?至今還未停手啊!你們辯說砸的只是死物,那「龍門冰室」的玻璃,又何嘗不是死物?

  我反對一切暴力,無論美心還是龍門,立場不同就要被砸,那是法治社會不容許的。所以美心每次被襲擊都會報警,無論能不能把兇徒緝拿歸案都報警,那是對法治的信任和服從。

  然而,「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卻說:「店舖估計損失十萬元,但我沒報警,我一向不信警察,他們要查,就先查7.21,無需要來查我的小事。」

  昨天,老闆又公開店舖被襲時的閉路電視片段,找到犯罪證據的他依然沒報警,倒是找來傳媒推波助瀾不斷發酵,讓龍門的招牌熱度繼續,讓龍門門前的長龍也繼續。

  一樁沒有報警的襲擊,卻不斷用自己的方式來「私了」,黃絲心中,還有律法的嗎?今日香港,還是法治社會嗎?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