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點了穴的政府

  到底這個政府是不是給點穴了?還是給嚇呆了?整個社會,每個人都在做一些能力可做的事,唯獨政府,絲毫不動。

  大家一直期望,是不是有精妙計謀?是不是有我們蟻民想像不到的部署?由七月一日立法會被砸爛開始,我們互相安慰說:「高呀,這空城計!」然後,等呀等,等待妙計出台,由春末等到盛夏,由盛夏等到初秋,我們開始相信,隆冬來了,根本沒有計謀。

  昨天看到暴徒對不同意見的市民點了一把火,那掙扎的火人告訴我們,恐怖主義正式降臨。

  暴徒由早上七時開始玩盡每一條主要幹道、隧道、天橋、鐵路……甚至在隧道、車廂縱火,向火車軌擲物,烽煙處處,政府竟沉默了大半天,更遑論把狀況定性為暴動了。

  五個月的暴亂,全世界都沒有這種應付方法,就是克制。香港政府一直以克制為傲,說實話,如果克制能解決暴亂,那我們何需防暴隊?何需槍械子彈?

  看到西灣河有警員鳴槍對付暴徒,拍攝者不斷大叫:「有冇搞錯?佢開槍,佢真係開槍,係實彈槍……」我不明白,如果不用槍,請你教我們,可以用甚麼方法抵擋這些要置你於死地的暴徒?

  不明白的事情太多,譬如政府為甚麼不施行緊急法,把暴徒的通訊系統中斷?明知暴徒是靠那些連登、Telegram散播謠言、栽種仇恨、召喚聚眾,為甚麼不乾脆把它截斷?

  政府每日有宣傳短片在電視台、電台硬性播放,但到今時今日播的仍是那些登革熱病呀、抗冰毒呀、提防電騙……為甚麼不能把宣傳短片全部改成反暴警告?譬如警告市民不要到暴動區,否則一律當暴民處理;又譬如警告香港已有蒙面法,集會地一經發現立即拘捕……

  香港人已到了臨界點,我聽過不少朋友談時局談到哭,也有人開始對暴力麻木。如果政府再對亂狀不動如山,我相信,不止黑衣人反政府,正常人也要給迫瘋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