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這是一場病發

  愈來愈多人相信中醫,因為東西方的觀念真的很不同,西醫先要打病菌,中醫先要找病源。以癌症為例,西醫會用電療化療標靶藥狠狠打癌細胞,中醫則是誘出源頭,固本培元,用自身的免疫力慢慢把癌細胞擊退;又或者,找到惡菌,依其特性,用禁食方法把病菌活活餓死。

  對付香港,中央用的,看來是中醫手法。

  六月反逃犯條例開始鬧時,大家說,等七一吧,過了七一阿爺就出手。結果,七一暴徒打進立法會,暴行進入第一個高峰,大家說,阿爺好計,設下空城計,民意逆轉了、逆轉了。

  然後,七二一,元朗白衣人與黑衣人的毆鬥,一切又回到起點。於是大家說,忍着忍着,過了十一,就會好的,國家七十周年大慶,不想在此之前有甚麼差池,玷污了大國的金漆招牌。

  然後,又捱過了十一,國慶那天,天安門歌舞昇平,香港依舊打砸搶燒,因為警察向暴徒開了槍,亂局得以延續炒作,甚至發展成汽油彈處處的縱火焚城。有人又說,再忍忍,過了十一月區選,就會好的。

  區選完了,建制一敗塗地,大家驚覺,香港原來有接近二百萬暴力支持者,阿爺更發現,社會的腐爛源頭來自政府內部甚至建制核心。半年的按兵不動,是一場等待病發、找尋病源,看穿了,醫不醫?有沒得醫?是後話了。

  這次大敗,我覺得,某程度上是好事,起碼讓中央看到病因,知道惡菌感染得有多厲害,腐爛程度有多大面積,才知道一切原來是要重新洗牌、從頭再來。小修小補已救不了香港,只有一場翻天大變,才能讓小島烈火重生。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