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電視股好睇唔好炒

        美國的市場利息相信會隨著加息而炒上高位,是否會續升,要視乎聯儲局在議息聲明如何講未來加息方向。現時美國10年期債息升上2.575厘的高位,由於市場已預期美國今年會加3次息,所以聯儲局今次議息講得進取,對息口不會有很大刺激,如果講得略為保險,相信市場利息會在儲局議息前後先見一個小頂。

加息炒息 或見小頂

  若然美息呢一浪衝高後回順,一眾受美國加息影響的收息股回吐壓力會略為消減,會有些反彈,例如房託股會略減壓,特別是現時臨近派息期,很多人都想買入房託股收高息。

        上周五股市最激動的是電視股,九倉(004)宣佈不再向有線寬頻(1097)泵水,有線寬頻上周五陷入殺戮戰場,一度插水46.2%,低見0.5元,其後略為反彈,收市報0.61元,跌34.4%。而王維基的香港電視(1137)則聞風炒起,高開一成,高見1.55元,之後回順至收市的1.48元,有5%進帳。

        以現價計,香港電視市值12億元,有線寬頻12.3億元,兩隻股份的市值差不多。有線寬頻手持收費電視和免費電視兩個牌照,再加一個寬頻業務,營運的是一盤年蝕3億元以上的生意,公司負債纍纍。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拿不到免費電視牌照,正在做網購生意,去年中期業績蝕1.3億,去年全年估計蝕2億以上。有朋友問我那一隻股買得過?我認為中長線而言,照現狀計,兩隻都買不過,唔做唔蝕最好。很諷刺地,有線寬頻的母公司九倉上運五股價急升8.7%,收67.65元,原因係話不再泵水畀有線寬頻和公司會分析業務等等。不做電視生意,股價反而可以大升。

永升攞牌力壓維基

        不過,無論大家有幾喜歡王維基,炒股就是炒股,要明白這只虛幻的憧憬。就算有線寬頻最後決定不做奇妙電視,還有一隻老虎仔邱達昌的永升亞洲正在申請免費電視牌照,政府把免費電視牌照批給老虎仔間永升的機會,還是遠大過畀王維基的香港電視。過去香港電視炒起了很多次,每次我都叫大家不要沾手,因為炒完好快又會反覆回落。這些股份炒炒消息,玩即日鮮還可以,坐貨過夜,風險超高,因為炒作佢有機攞到牌的消息並無根據。                                

        有電視業人士表示,政府不喜歡王維基,不批牌給他。但如果想靠害,反而應該把牌照批給他,讓他開台做電視,做得2、3年,王維基公司的12、3億,可以好快輸清,不見王維基有任何做電視能夠成功賺錢的靈丹妙藥。正路估港視比較難拿到牌照。

有線電視 無法繼續

  來屆新政府上場,放水給港台做數碼電視,大機會過發牌照給香港電視。至於有線寬頻,九倉主席吳天海已經表明不會再泵水繼續做落去。聞說九倉並未全面放棄媒體業務,講話留有一手,說短期內還會找財務顧問檢討。估計其中一個可能方案不是全部退場,而是不做有線收費電視,只做免費的奇妙電視。收費電視已經是全球的末流,沒有哪一家大的收費電視台成功,潮流已轉向OTT機頂盒服務,收費廉宜,甚至是按點播收費。

        有線寬頻亦由高峰期擁有過百多萬的用戶,變成現時的28.5萬。其實,大家都知道想停用有線寬頻的服務,會有多難。曾有客戶要跑到有線大樓持刀鬧事,都是因為停用不了服務而令到情緒病爆發。可見,有線寬頻現存的28.5萬客戶,基礎十分脆弱。這門生意已經變成成本極高,完全看不到前景的生意。事實上,外國傳統的有線電視服務,已經被Netflix這些公司殺到一頸血,有線的收費電視睇唔到前景。

        相對於收費電視,營運一個台的免費電視台奇妙電視的成本會比較低。因為不用養一大班在街上拉客的銷售大軍;不用維持一個龐大上門安裝的工程隊伍;也不用搞很多台,搞很多節目。以收費電視和奇妙電視對政府的承諾為例,收費電視每年要用6億元做節目,奇妙電視只需要2億元。所以,不做收費電視,只做奇妙電視,可以大量裁減成本,這盤生意看起來還有一線生機。

轉做奇妙 一線生機

  不過,這只是九倉的主觀願望,能否成事仍很難說,因為第一要政府同意,第二要員工願意。這樣的方案涉及大幅裁員,員工可能寧願遣散,也未必願意接受裁員,當中的過程不易處理。

        即使朝理想一點的方向發展,政府同意有線放棄收費電視只搞免費電視,最後也不易成功,3、5年後不易搞出一間賺錢的免費電視台出來,你看看now經營的ViuTV去年蝕1.8億,還有一間永升會搞免費電視,形成一個大台、三個小台的局面,競爭仍然是空前激烈。老大哥電視廣播(511),盈利面對很大壓力。

        有指農曆年期間,無線總經理李寶安親自帶隊到客戶處拜年。客戶見到無線巨頭親臨拜訪,才畀面落些廣告。像李寶安這樣的重量級人馬,要親自出馬拉生意,可以想像生意有多難做!

電視難做 五台搶食

  電視面對這樣重大的範式轉移,從經營上而言,傳統免費電視已經不是太少,而是太多,過去無線、亞視兩台,都只是無線一台獨大賺錢,亞視長期虧蝕。後來加入兩大收費電視競爭(有線和now),大多數是做咁耐蝕咁耐,單睇有線已蝕足9年。如今假設死一個收費的有線電視,但加了ViuTV,再加奇妙電視,再加永升亞洲齊齊運作,4個免費加1個收費,真係愈打愈人多,還未計一堆OTT電視如無線自己搞MyTV Super,大灑金錢搞體育的樂視,和殺入香港的Netflix。

        這混戰可能只有一家賺錢,很大機會仍然會是無線,不過盈利相信也會大幅倒退。其他公司就在香港娛樂史上留名,想有第二家賺錢的電視台不容易。

        電視台愈多愈好,4家不夠,最好是有10家。但這些電視台由於蝕錢多賺錢少,最終能否長期營運,是很大的問題。

  睇番有線寬頻現價買唔買得過,可以話有得炒無得揸,而且炒都只能一兩日就走。有線寬頻有12億元市值,只計殼價都值6、 7億元的殼價。但唔計殼睇資產,集團去年底時的資產淨值是5.1億,每股0.25元,現價0.61元,市帳率2.4倍,以一盤年蝕3億的生意計,市帳率好貴。單睇負債,去年底淨負債為4.8億元,負債淨額與資產淨值比率為 95.8%比2015年底的26.6%大幅上升。九倉去年12月借咗4億俾有線應急,愈搞下去負債比率愈高。

長揸難搞 短炒要快

        結論係有線寬頻這隻股不容易炒,如果最後要停辦電視業務,就會變成一隻只有寬頻細生意的虛殼,不大值錢,市值應碌番落10億以下,因為有線做寬頻上網生意也不特別出色,如裁撤收費電視不再分擔企街銷售人員開支,寬頻業務開支亦升,變成雞肋。如果和政府傾出只搞奇妙電視的方案,股價炒高一下不足為奇,但如前所述,電視業十分難做,炒得一頭半個月都要散。

        看着這幾隻電視股,我覺得相當難搞。王維基評論「有線事件」,說「想做電視的,無得做,不想做的,就迫住去做。」若是政治評論,佢講得唔錯。但光從生意的角度,迫王維基唔做反而幫佢輸少啲。面對傳媒業洶湧的巨浪,未來做電視的公司,有排要捱,股東都係供死會居多。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