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央行高人:新興市場有其重力

        上星期五,美國公佈六月非農就業職位增長22個,高過市場預期。美股反彈,杜指升94點,升幅0.4%;納指造得更好,升1%。

  今年最估不到的事件,是美國連番加息,但美元不升反跌。美元指數今年以來跌了6.6%。上星期朋友傳來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公佈的全球央行外匯儲備數據,總額上升了1.8%,達到10.9兆美元。美國加息卻未有大幅提高美元在全球央行儲備中的主導地位。

  全球央行的美元儲備數量在2015年初達到8年半高位的66%之後,聯儲局開始加息循環,全球央行平均美元儲備反而下滑至64.5%。朋友說,今年以來美元持續偏軟,可能因為央行投資減少。這一瓣並非陸羽仁所長。我便請教了一位央行高人,問佢美元下跌是否與全球央行減持美元有關?

央行錯估 美元走勢

  央行高人跟我講了一個故事。他說最近出席一個央行的國際會議。在眾多央行行長的發言當中,他覺得其中一位行長的發言很有智慧,該央行行長話,在去年今日的一個央行大會上,當時大多數央行負責人覺得,美國聯儲局行將展開加息循環,預計美元將會大升,美息也會向上,資產會回流美國,對新興市場造成衝擊。

  該央行行長話,如今一年過去,上述預計不但沒有發生,還朝相反方向發展:美元在加息潮中,不升反跌;全球資金沒有流入美國,反而流到新興市場。可以說大家都大跌眼鏡。那位央行行長說,大家需要明白一件事情,不要高估了央行行長預測事情的能力。他這樣說,搞到其他央行行長都好無癮。

  央行高人說,他提到這個故事目的,除了說市場難測外,對央行錯估有一個事後孔明式的解釋。他說,我們可能小看了新興市場,以中國為例,2000年,中國GDP總量只有美國GDP的12%,2010年,中國的GDP數量等於美國的40%,到去年,中國的GDP總量已經上升到美國的67%。以購買力平價(ppp,即以本國貨幣的購買力)計算的話,中國的GDP總量其實已經超越了美國。如果把中國、印度、俄羅斯和巴西等比較大的新興國家的GDP加起來,更遠超過美國。

  高人話,過去全球經濟以至投資市場,純粹以美國主導。美國加息,所有市場都會跟着它走,美元相對其他貨幣會上升。如今中國等新興市場的經濟體量已經比較龐大,出現一定的力量。美國改變其貨幣政策,例如加息,不是說對中國等地沒有影響,但中國本身的政策,都會產生很大影響。今年以來,人民銀行雖然沒有宣佈加息,但也大力整頓金融、減低槓桿,令到市場利率不斷上升。中國實際等同加了息,令到人民幣匯價有了可以抗衡美國加息能力。

新興市場 跌後反彈

  央行高人認為,今年以來美元下跌,更大原因可能是過去幾年,很多新興市場的匯價和股市都曾急跌,遠至希臘、俄羅斯,近至中國,都曾跌了很多,美國股市則反覆向上,資產價格差距愈拉愈開。

  今年便迎來新興市場的反彈,資金流向新興市場炒作,令美元下跌。雖然沒有人知道這個炒作波浪會維持多久,或許只是新興市場股市大跌後的一個反彈,但即使只是一個像樣的反彈,升半年至九個月也毫不為奇。於是出現了現時狀況:美國加息,美元不升反跌,因為資金轉移到新興市場。

美元走勢 不能太淡

  我覺得央行高人這個分析頗為特別,也違反了我們的常識。可能是我們都有美國是主導的心態,以為聯儲局的指揮棒一定會影響到全球市場。如果央行高人的看法是正確的話,相信未來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市場,當地宏觀政策,同樣會對市場造成很大影響,原因是中國的經濟體已今非昔比。

  在2000年中國的GDP只等於美國經濟12%,主要是出口商品到美國,只要美國市場暢旺,中國集中精力做出口,經濟已經可以急速發展。

  如今中國已升至美國經濟體積的67%,中國已經不能單靠出口便可以滿足自身的經濟增長需求。出口之外,還同時要靠內需,內需與本國宏觀政策有很大關係。因此,我們愈來愈要留意中國的政策,看如何影響到中國國內消費。

  我順便追問了央行高人對美元走勢的看法,他說,作為央行主管,可以說是長線投資者,對於短期市場走勢未必一定會掌握得很好。要知道美元何時會跌、股市何時會爆煲,是股評人的工作。他們只會看經濟的基本因素。他指出,目前的基本因素與市場表現出來的情況背道而馳,但美元長遠不會無止境大跌,原因好簡單,因為美國經濟優於歐洲和日本。

  現時歐羅兌美元匯價連番大升,相信是市場正在炒作歐洲央行可能首次停止放水量寬,便令到債券價格下跌,利息向上,推動了歐羅兌美元匯價連番走強。他看美國相對於歐洲的基本因素,他認為美國好過歐洲,歐洲強過日本,他很不看好日本經濟。以這個排序,他不認為美元會不停地下跌。

  其次是對人民幣,不能看得太淡。央行高人認為,美國相對於中國,中國經濟增長,無論如何都會比美國快。以實質GDP增長加上通脹(即名義GDP增長)計算,中國GDP的增長是美國的一倍。試想一下,第一,中國經濟增速遠比美國高;第二,中國仍有貿易順差;第三,中國仍有較高的生產力增長。綜合而言,人民幣兌美元匯價,不會持續地下跌。

H股有長線投資價值

  另外,雖然新興市場股市已經升了不少,他仍然覺得相對美股,香港H股仍有吸納價值。講到這裏,我要插一句,高人的看法,是出央行的心態。央行很少大量持有現金,不投資甲產品的話,便會投資乙產品。他的講法是美股相對於H股,覺得從長線而言,H股的投資價值好過美股,因為美股較貴,H股較平。但不等於短期內,中國股市表現一定會好過美股。

  可能央行高人都知道這一點,所以補充,買不買股票,要看資產持有狀況。如果已經滿倉,要研究的是把資金放在東,還是放在西;如果滿手現金,與其放在銀行收息,投資H股較好。

  例如內銀股建行(939),有5.2厘息。不懂揀股的,可以等候H股指數(股息回報2.6厘)回落時吸納。這是一個中長期方向,不是短期買股策略。一些已經升了很多的H股,現時當然不是買入時機,以候低吸納為宜。

  聽完央行高人的一番話,我學懂了一些事情。第一,連掌控全球財經命脈的央行大佬,都估不到市場的走勢,大家還是不要以為自己識估啦;第二,長線而言,買股還是要看基本因素,央行高人看不同國家的基本因素,他不喜歡買貴東西,覺得美股美元過去升得太高,才會有這樣出現這樣的資金流向,他基本上建議低吸有質素的資產。這可以作為大家長線投資的參考。如果央行高人的說話引申,或許美元匯價還會再跌一段,美元指數現時96,再跌至95、94的水平已經差不多,未必會跌穿93的低位。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