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中國超級監管架構出台

        在上周五、周六,中國金融界發生一件大事,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有重大決定。

  自1997年起,每五年就會召開一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央和國務院主要領導人、「一行三會」(人民銀行、銀監、證監、保監)高層、各省省委書記或省長參加,會議主要討論金融業重大戰略問題。

  《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俠客島對此次會議有較深刻解讀。話上次全國金融工作開會的5年以來,中國經濟呈現「三期疊加」的新特徵,步入新常態。除GDP由高速增長進入中高速增長外,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從20%以上下降到10%;傳統工業部門產能過剩,去桿槓、去產能、去庫存矛盾突出。

槓桿加大 風險上升

  俠客島指中國過去為應對實體經濟疲弱,寬鬆貨幣政策、金融制度創新應運而生,配套的監管和改革沒有跟上。由此,貨幣資金大量湧入資產領域,推高資產價格泡沫。

  2014年以來,監管缺位和流動性驅動下,先後吹起股票牛市、債券牛市、期貨牛市,一二線城市房價飆漲。期間先後發生股市異常波動、債市期市暴跌;2016年10月樓市調控密集出台政策後,房地產逐漸降溫。

  文章指加槓桿本質就是加負債。金融業天然具有加槓桿的動力,這是因為金融機構自有資本金較少,需要通過主動負債吸收資金、做大資產規模來賺取利差。以銀行為例,一邊通過負債端吸收公眾存款、發行理財產品吸資,另一邊通過資產端配置貸款、債券和非標準化資產,賺取利差。在利潤最大化的經營目標下,只要有利差可賺,銀行就盡可能擴大規模。

  金融加槓桿,理想情況是將吸收回來的錢投向實體經濟,滿足實體的債務融資需求。在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下降的時候,資金就會回到金融體系內自我空轉、自我膨脹,也就是「脫實向虛」的現象。

  文章引述方正證券的研究資料顯示,內地銀行表內槓桿,由2013年的14.99倍增長到2016年底的18.79倍;表外桿槓,由2.01倍增長至4.92倍;券商槓桿,由2014年底的8.63倍增長到2016年底的10.72倍;保險槓桿,由2014年底的7.04倍增長至2017年1季度的8.18倍。加槓桿過度會帶來系統性風險。而且房地產和金融業務相互滲透風險交叉,一旦樓市出問題,銀行業和經濟體的系統性風險就在所難免。

減地方債 終身問責

  在上述的金融業風險背景下,俠客島文章結果了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三大重點。第一,降槓桿減風險。習近平主席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話,金融業要降低槓桿,減低風險,「要把國有企業降槓桿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殭屍企業」工作。各級地方黨委和政府要樹立正確政績觀,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終身問責,倒查責任。」即係話地方官若放大債務,即使將來退休了都有終生問題,退休後都會被倒查責任。

  第二,設立超級監管架構。會議決定成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過去「一行三會」在監管上各自為政,出現很大的洞,如2015年股災後救市之時,由於證監會、銀監會和保監會對各類集合計劃、傘形信託的監管規則不統一,負責監管股市的證監會,就不能對場內場外的融資實行統一監管;當股市風險爆發的時候,難以拿出迅速、準確、有效的手段。

統一監管 無位可走

  例如近兩年發生的「寶萬事件」,寶能系動用各類槓桿、各類結構化資管計劃,吸收430億收購萬科股權,當中包括保險資金、券商資金、銀行理財資金、股權質押等。複雜的交易背後,涉及銀行、證券、保險等多個監管主體,給一行三會的分業監管造成嚴峻挑戰。

  今次成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化人民銀行在宏觀審慎管理中的主導地位。這倒不簡單是官員行政級別高低,而是央行在金融體系中的核心功能決定的。

  過去的分行業監管,統一為功能監管,指明了未來三監會的改革方向,監管著眼於產品設計、法律合規,由同一監管機構按照相同的監管辦法,對不同行業實行統一監管,能有效消除「監管真空」。

  第三,要金融業由虛轉實。習主席在會上指出,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的原則中,排在首位的是「回歸本源」,要把對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

  去年中國GDP增量5萬億元人民幣,銀行體系卻創造了30萬億資產。金融業過度繁榮,實際上已經脫離了服務實體的本質。俠客島文章指,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金融部門都在為財政紀律鬆弛進行貨幣化埋單。

  未來,金融監管改革還需要配以「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集中統一領導」,「符合我國國情的金融法治體系」,同時「加強財政、國企財務硬約束」。

  內地財經專家多數對全國金融工作會作出正面評價,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表示,這次金融工作會議傳遞出來兩個非常重要的訊號,第一個訊號是從過去監管的競爭到監管的協調,成立了金融穩定委員會。第二個重要的變化,從去槓桿變成穩槓桿,給出緩衝期。所以,大家對於由於監管所帶來經濟硬著陸的風險得到了緩釋。

        我認為若從股市的角度來解讀,可以得出這次會議「短期負面、長期正面」的解讀,有幾重影響。

A股受制 變橫行市

  第一,去槓桿難炒作。股市從來都是水多易炒,去槓桿落到實處,無論國有金融機構或地方政府,都不敢胡亂貸款出街或者舉債,自然難炒一些。去槓桿不止對內地股市,對樓市都有影響。

  第二,超級監管無位走。過去一些吸血大鱷,特別利用保險資金,在股市興風作浪,成立超級監管機構後,再無呢支歌唱,令個別A股暴炒的機會減少。

  第三,A股或會橫行。你睇上證綜指,去年年頭見底後,去年一直行一個上升軌,但今年加強監管兼去槓桿後,今年首三個月上升已不能破去年下半年之頂,回落時破上升軌,變成橫行市,不能對內地股市期望太高,以中線投資而言,未回近3000點不宜沾手。

  第四,長線吸引外資。加強監管,減低槓桿,防控金融風險,減少中國股市西部牛仔市場味道,但長遠可吸納着重基本因素的外國投資者。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