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一個時代的終結

        上周五收市後,恒指服務公司公佈恒指新貴轉裝,碧桂園(2007)及舜宇光學(2382)入局,國泰航空(293)及昆侖能源(135)出局。國泰出局可以說是意料中事,但仍然令人震驚,碧桂園市值已成長到2615億元,國泰市值只有485億,只是前者五分一,論市值,論成交,國泰出局相當正常。

  我們這些在英國殖民地時代長大的人,見證國泰及其母公司太古集團威水時代。太古A(019)現時市值只有690億元,真的叫人有點感慨。想當年太古、怡和及滙豐(005)這幾間英資公司,叱風雲,控制着香港金融、貿易、地產等各行各業。當年甚至有政治研究話,是太古、怡和、滙豐和馬會在管治香港。到今天,國泰被踢出恒指成份股,再這樣搞下去,太古也有出局可能。

英資公司 今非昔比

  國泰狀況人所共知,它備受多重打擊,首先是做了燃油對沖長期合約,連續幾年蒙受重大虧損;其次是在航空業上面對劇烈競爭,在本地香港航空及香港快運兩間公司,一間是全服務航空公司,一間是廉航,同時用兩種不同方式,加入香港航空市場搶生意。當然還有國航等內地公司大力追近,如果你走遠一點到深圳機場坐國航的國際航線,經濟倉票價可以比國泰便宜60%以上。

  國泰最賺錢的客運服務是頭等及商業客位業務,自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環球投資銀行業務受到很大衝擊,對商務客位需求大減。在幾重打擊下,國泰本業仍未露出見底翻身跡象。

  國泰今年八月中公佈中期業績,上半年虧損20.5億元,期內燃油對沖虧損32.4億元。國泰去年上半年錄得純利3.5億港元,到全年業績已虧損5.75億港元,是八年來首現虧損,今年上半年再虧20.5億,令人覺得國泰不易扭轉虧損頹勢。

國泰賣盤 不易成事

  去年底由於建滔化工(148)入股,令到國泰股價反覆炒上。不過,隨著建滔系近期公佈把所持有的9.6%國泰股份以51億全數賣給卡塔爾航空,炒高故事破滅。其實,當時建滔入股也不覺得會有很大後着,但股民仍有一定憧憬。隨著建滔沽出國泰股份,卡塔爾航空似是一個被動投資者,市場已經不覺得會對國泰有甚麼大動作,特別是那些股權交易動作。

  市場上仍有人期望把整間國泰賣走,我覺得不易發生,特別是國泰面對多重競爭壓力,不易高價出售,那麼太古即使想賣,都好難賤價而沽。恐怕國泰股價未來走勢又要回歸到本業,即是未有明顯翻身跡象。國泰最近急回,曾見12.05元的150天線,上周五收12.34元,若再恒指出局後再跌穿150天線,恐怕破位向下,要再進一步尋底了。

  以國泰現時市值不但不及碧桂園的零頭,其成交量仍低很多,以上周五為例,國泰成交量6000萬元,碧桂園同日成交量達到3.8億元,兩者體量不可比擬。就算只看前景,國泰前景不會太快康復,碧桂園今年賣樓勢將超過5000億元人民幣,未來繼續會是一間巨型公司,恒指服務公司踢走國泰,換入碧桂園,正常之至。

太古業務 屬舊經濟

  國泰業績不行,一定程度拖累母公司太古業績,太古最近還要發盈警,話在公佈中期業績時已預期國泰下半年不會有重大改善,今次發盈警主要是因為旗下港機(044)及海洋開發業務表現比較差。太古預計今年港機將計入現時估計的6.25億元減值支出,當中太古應佔的估計減值支出4.69億元。同時,太古海洋開發集團業務所處的離岸市場,並未復甦,令船隊帳面值下跌。經檢討後,今年綜合溢利預期要計入估計約9.36億元減值支出,拖累太古業績。

  太古曾經是香港一個旗艦集團,估不到如今已淪為一家二流公司。與一班中環茶友談起,究竟太古集團當年是食到殖民地政府扶持,抑或是有強勁經營能力,所以能夠這樣輝煌?它現在又為甚麼會承受這樣大壓力呢?

  講大勢,當然是英國政府掌政時代,太古、怡和、置地、國泰、香港電訊、滙豐這些公司食正勢頭,特別是航空、電訊此等當年屬專利經營領域,殖民地政府根本不會開放予其他人進入競爭,形成一個獨佔環境,令這些英資公司獨領風騷。七、八十年代華資冒起,特別是在地產行業崛起,一定程度衝擊到英資地位,由於英資仍有很賺錢的核心業務,位置仍然相當牢固。

  時移世易,如今英資公司既沒有殖民地政府庇蔭,很多所處專營行業亦逐步開放,例如航空業。再加上其業務特質比較重視舊經濟業務,多多少少都是一些資本密集、收入相對穩定行業。你看太古業務,航空就是資本密集生意,飛機維修是與航空相關業務,做飲品是很傳統業務,至於海洋石油勘探、鑽探及開採服務,都是所謂舊經濟業務。

能源礦業 並未回氣

  在太古這麼多業務當中,有房地產算是最好一環。但太古從來不是一個房地產大工廠,主要開發一些另類優質商廈長期收租,並搞一點高檔住宅。在這個地產大浪潮中,所吃到的甜頭,遠少於做起樓工廠的香港四大地產開發商;而且油價持續低迷,亦影響到鑽探行業收益。總的來說,太古不在做甚麼吸引人的生意。你看太古A一年股價都是在72.2元和81.75元窄幅上落,大市升佢無得升,上周五收在76.25元的中間偏下水平,也是一隻弱股。

  這次恒指換馬,正正反映英資及傳統行業式微。你看看其他出局和入局股份就知。昆侖能源(135)作為一隻燃氣股,股價過去一年表現已算不錯,由去年12月低位5.51元,反彈到今年四月見高位8.04元,反彈力本來不俗,但六月大幅回吐後,再三次反彈到7.885元的高位不破,在7元至7.885元橫行。燃氣市場業務一定程度受到油價影響,油價近幾個月顯著反彈,但相對當年147美元高峰,現時只有57美元,仍然相當低迷。再者,美國頁岩油、頁岩氣大量開發,令到市場長遠供應增加,不利能源投資大環境,資金不大看好油股、氣股,他們都是走大型上落市,而不是翻身大升走勢。

  另一個特色是兩個恒指新貴都是在中國做生意大企業,碧桂園是內地數一數二的房地產開發商,雖然今年中央要控制樓市,碧桂園仍能維持很大賣樓數量。

  內地開發商賣樓之後,通常要等一至兩年時間,盈利才會反映出來,碧桂園去年、今年大批量賣樓,未來一、兩年盈利已經鎖定。舜宇光學代表中國新興製造業公司,所生產的手機鏡頭等,食到現時數碼浪潮。

  總括而言,恒指入局出局的起跌升沉,與市場大勢有關。中國崛起、英資退卻、舊經濟沒落、新行業興起,代表一個時代終結,另一個時代興起,都會在恒指中反映出來,這也是我們部署投資應該注意的方向,買與中國有關、與科技相關新冒起行業,應該好過在英資或者舊行業當中撈底。

  雖然過去有些恒指新貴幾年後沒落,一樣有被踢出局者之後翻身,但說到底都要看他們生意,未來三年五年走勢如何,順勢而買,易過逆勢撈底。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