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要等美元逆轉時

        阿爺上周放水救市,頂高了股市,但人民幣繼續下跌,港股反彈後呆滯,上周五港股微升23點。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上周五跌破6.85關口,創2017年6月以來新低,一日跌了240點子。不過,如果把鏡頭拉闊點看,也不止是人民幣跌。由於美元強勁,令一眾新興市場貨幣下跌,特別是那些外匯儲備少的國家,已開始出現危機。例如印尼盾今年貶值6%,上周五跌到1美元兌14493印尼盾的低位。印尼在今年二至六月拋售美元頂住匯價,令外匯儲備減少122億美元,減幅達9%。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上周四約見40名出口商,希望他們把留在外國盈利匯回印尼,支持印尼盾,讓印尼盾不至大跌。雖然印尼央行多次重申,不會嚴格限制外匯,這次面談只是溝通,卻已見到印尼連番下跌,已出現一些災情。

大摩預測 美元見頂

  反映美元兌六大主要貨幣匯價的美匯指數,由今年二月低位的88.59點,一路彈升至六月高位95.39點,近日回順至94.67點。美匯從二月低位反彈6.8%,對其他國家貨幣都構成壓力,特別是新興國家和地區,都出現資金外流問題。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看好美元後市,摩根士丹利就認為,市場把避險情緒抬頭,與美元強勢連結一起的看法是不對的,預測美元匯價已達頂峰,很快就會進入長期下行趨勢,估計最快會在八月出現。大摩認為,有很多因素導致美元被拋售,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美元太強的評論、美國經濟指標轉弱、中國經濟措施及日本央行潛在可能收縮QE風險。

  認為美元過強的聲音不止一個,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在最新年度報告中說,美元出現估值過高情況,而人民幣與基本因素相符。IMF指,美元被高估8至16%。不過,IMF去年亦指美元被高估,幅度更高達10至20%,但美元今年卻繼續向上。換言之,IMF說美元被高估,不等於美元會立即下跌。

  最近導致包括中國及香港亞太區股市疲弱的核心因素,第一是中美貿易戰;第二是美元強勁。不少美國科技股均創新高。香港的騰訊(700)表現較弱,而在美國上市的中國科技股表現就好得多,反映資金對不同市場興趣不同。港元與美元變相掛鈎,美國投資者買港股沒有匯兌風險,但由於資金整體不看好香港市場,令香港及美國同類股份出現很大差價。比較騰訊及在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就可以知道,騰訊於今年三月造出高位476元,現價373元,比高位跌21.6%。阿里巴巴高位卻是在今年六月造出,當時是211.7美元,現價189.42美元,只較高位回落10.6%。

  騰訊和阿里巴巴都是內地科網王者,但身處不同市場,就有不同股價表現,側面反映美元強勁和貿易戰,令部份國際投資者離棄香港股市。如果美元真的如大摩所講,在八至九月開始轉勢,就會吸引資金回流,港股將恢復生氣,否則就要繼續捱。當然,美元也不是話跌就跌,短期仍相對強勢,短期內人民幣似會再插,人仔兌美元自失守6.85水平,短期內不會反彈,預計走勢仍會向下,見7的機會不低。至於人民幣會否萬里長空,還要看美元中長期走勢。

科技新股 接連穿底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港上市的內地科技股接連穿底的慘況。內地直播平台映客早前在香港上市。映客2017年有7.9億純利,三年複合盈利增長高達2229%。見到有盈利的科技股,當時原先想推介短炒,可是細心一想,港股現時這樣疲弱,映客上市會有險情,結果忍着沒有提出。映客最後以3.85元下限定價,上市後首日開盤大漲34%,收市升10.7%,可惜上市三日就插水,上周五雖然大幅反彈7.9%,收3.4元,仍比招股價低11.7%,IPO認了股的股民,變為大閘蟹。

  當然,映客本身也有缺陷,內地直播平台現時開騷直播的生意,開始有點乏力,只有遊戲直播是較有潛質生意。如果以遊戲直播的日活量(DAU,即每日登陸遊戲的活躍玩家數量)計算,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內地直播平台以鬥魚的DAU均值670.8萬領先;YY有580.6萬排第二;虎牙直播有474.6萬排第三,相比之下,映客DAU只有201萬,在遊戲直播方面落後很多。

  映客雖然有錢賺,但問題是客戶增長放緩,今年首季平均每月活躍用戶人數2525.4萬,較上季微增0.3%。同期虎牙月活量有9290萬,比映客多接近三倍。映客去年曾想在A股借殼上市,但不成功,便走來香港上市。以現價計,映客市值折合為61億元人民幣,在美國上市的虎牙,市值則高達450億人民幣,是映客的7.4倍,市價差距遠比兩者實際業務差距為大,再一次顯示美國科技股相對於香港科技股股價偏高。

映客破發 鬥魚走人

  香港科技股落後,除了外國投資者不看好港股外,也與香港容許同股不同權公司上市後,有大量內地科技股湧港有關。映客上市三日就破發,對內地其他直播平台赴港上市信心打擊很大。另一個內地直播平台鬥魚,原本打算在香港上市,最近改變計劃,轉投美國的納斯達克市場。鬥魚現時計劃籌集六至七億美元資金,CB Insights分析師為鬥魚開出15.1億美元市值,折合103億元人民幣。如果鬥魚要在香港上市,恐怕拿不到這樣高的估值。

  如果你沒有買這類股票,相信不會關心它們的上市狀況。不過,我覺得從鬥魚計劃轉投納斯達克市場,反映香港已經有一個食得太飽的狀況。如果港股可以維持年初那種火熱情況,每日成交過千億元的話,有這麼多獨角獸來港上市,估計還可能會頂得順,但近排市場已經冷卻,每日成交只有800億元左右,在最近內地放水之前,北水南下情況也不熱絡,但科技股獨角獸還是蜂擁來港,供過於求,很難期望新上市公司會有好表現。連帶現已上市的科技股,例如美圖(1357),甚至巨股如騰訊,即使質素唔差,也受到拖累。

  如果是在內地,管理層見到這樣的情況,會調節IPO上市速度,減慢上市審批,紓緩供過於求的壓力。只是,港交所基本上是間牟利機構,見有巨型獨角獸要來港上市,自然來者不拒,要盡快把這些公司留在香港市場內,甚至希望她們會以香港為主要上市基地。大家見到近期小米上市的狀況,都會覺得香港有點猴急。本來小米計劃在香港及內地同步上市,但內地監管機構覺得小米只是手機製造商,卻以互聯網公司估值,認為它作價過高,一直與小米在估值上爭拗,香港則二話不說,就讓小米上市。對此,內地監管機構自然「唔順超」。

  內地監管機構不想讓小米以高估值上市,當中不無父母官心態。這是第一批回流內地上市的科技股,不想其估值太高,以免內地股民在高價入場接貨蒙受損失,於是極力壓低其招股價。香港就有理無理,上得就上,這樣內地監管機構就更不想這樣快,把小米納入內地股民可以購買的港股名單內。

  或許香港科技股新股接連破發,並非一件壞事。這樣令很多公司考慮轉移美國上市,一定程度可以減少市場供應。當新股供應減少,若然再加上美元在第三季見頂回落的話,整體投資氣氛將明顯改善。當然,如果以上情況都不發生,恐怕港股要捱到11月美國中期選舉後,才會有好環境了。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