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美國熊市關我乜事?

        現時的股市很難玩,既面對美國利息向上壓力,又遇到極難預測的「特朗普波動」,由於人為色彩太強烈,無論買貨、沽貨都容易損手。

  以上周五美股為例,香港時間周六凌晨一時左右,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空軍一號專機上,向多間傳媒講到貿易戰問題,既針對中國,也針對日本。特朗普講到中國貿易時話,「對中國2000億美元關稅措施可能好快生效,某種程度上呢樣嘢取決於中方。」

2670億加碼對華制裁

  特朗普仲話要加碼制裁中國,「美國已經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現在又要增加2000億美元;我很不想這麼說,但除此之外,如果我想的話,也準備在短時間內,宣佈對另一批267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關稅」。

  按照特朗普的說法,如果再加上這2670億美元貨品制裁,總數是對5170億美元中國貨加徵關稅,差不多對全數輸入美國的中國貨大幅加稅。中國早前出招頂住人民幣匯價,向美國伸出橄欖枝,現在看來起不了作用,特朗普要繼續敲詐。

  特朗普又向日本開刀,話已經開始與日本進行貿易談判,直言︰「如果我們沒有達成協議,日本知道,這是個大問題。」《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作家James Freeman爆料,說特朗普跟他說,與日本領導人有良好關係,但又緊接說:「當我告訴他們需要支付多少錢時,好關係當然會結束。」

  特朗普上周五有關貿易的講話,即時震散美股,杜指半小時內跌超過140點,美元人民幣與日圓急速波動,離岸人民幣急跌200點子。杜指之後收復失地,收市跌幅縮窄至79點。特朗普造出這種政治波動市,你揸會死,跟沽佢反彈一樣死。

  美國中期選舉臨近,特朗普內政和外交都陷入困境,恐怕會加大在貿易戰上的賭注。他的白宮團隊出現叛變,有匿名高官爆料畀《紐約時報》,說美國政府內部有個針對特朗普的抵抗聯盟,致力保護國家,避免受特朗普隨意提出議程造成的傷害。事件引起很大風波,有二十多名白宮高層,以至特朗普的家人,都否認是呢個匿名投信者。

美股位高 熊味漸濃

  特朗普沒有甚麼可以賭,唯有大玩貿易戰,因為貿易戰開打後,其他國家的股市和貨幣大跌,美國卻不受影響,對美國而言,可說是無痛之戰,美股不跌,貿易戰也難停止。

  最近看到一段新聞,以高盛的策略師奧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為首的團隊表示,以牛熊指標來判斷,美國股市進入熊市的可能性,已經去到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最高水平。美股現時正處於一個不尋常時期,政府異常寬鬆的貨幣政策,加上特朗普政府推出一系列的減稅及財政刺激措施,令市場出現一個令人驚奇的牛市周期,但他們擔心這個牛市會曳然而止。他們說美股牛市已經持續10年,從時間上來說,這是有史以來最長的牛市,自2008年以來,標普500指數升320%;杜指升了300%;納指升了520%,納指的上升,凸顯互聯網相關股票的強勢表現,而科技板塊亦對整個股市形成強勁支撐。今年以來,標普500指數升了7.6%,杜指升了5%,納指升了15%,不過在過去的一、兩星期,科技股面對較沉重壓力。

  高盛指出,美股下跌20%,是進入熊市定義,而這個情況已多年沒有發生。對於目前已習慣牛市周期的投資者來說,一旦熊市到來,可能會令他們感到手足無措。不過也要明白,高盛預計的熊市,並非美股大崩潰,而是由不斷上升的牛市,經過一波調整後,變成相對低迷呆滯的市況。他們認為,股市不會大幅崩潰的原因,包括美國與其他國家仍然保持比較寬鬆的利率環境;美國通貨膨脹仍處於受抑制階段,令聯儲局不需要急速提升利率,以控制經濟過熱。高盛給予客戶的結論是,準備好迎接美股回報將會變得溫和平直。換言之,高盛預計牛市會結束,可能會有一個下跌20%的熊市到來。不過,股市不是崩潰,但會變得呆滯。

美股大跌 貿易停戰

  你可能馬上會問,美股大升唔關我事,美股大跌,又關我乜事?按傳統智慧,港股會跟外圍走,美股跌,港股也會插。自從中美開打貿易戰以來,內地股市表現很樣衰,上證指數插穿2700點。港股則跟隨A股而不跟美股,連27000點也守不住。美股創新高,港股卻創出一年新低。但不升,不等如不跟跌,美股跌,港股也會跌,出現一個「跟跌唔跟升」的狀況。但由於港股已經跌得很多,位高勢危的風險沒有那麼大。

  港股弱勢搶先走弱的原因是中美貿易戰。美股高踞不下,反而是對特朗普繼續打貿易戰的很大支持。假若美股在短期內,尤其是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前急跌20%,將會令到特朗普腳軟,反而會放慢對中國開打貿易戰的步伐,對港股有利。所以,不要說我黑心,美股大跌,反而是好事。

  美國上周五公佈的八月非農業新增職位20.1萬個,平均時薪按年增長2.9%,是2009年以來最高增幅。令人相信美國九月再加息已是板上釘釘,12月再加息一次由此前的大約60%,上升至72%。聯儲局估計,美國還要加息三次,才會去到接近所謂「中性利率」的水平。對股民而言,美國快加息比慢加息好,如果美國今年9月、12月和明年3月都加息的話,既能對美國經濟有冷卻作用,也可以縮短加息造成的痛苦期。明年初若然加息期快完,美元升勢或可放緩,對新興市場壓力會減低,反之,如果美國放慢加息腳步,但繼續慢慢加,美元升極唔完,對新興市場壓力將會加大。

貿戰持續 反覆尋底

  港股現時的弱勢,亦與聯儲局九月加息的預期有關。一般估計,美國加息,內地銀行業不會跟隨加息。香港跟隨加息,已變成大概率事件,但估計不會升得太高,對樓市有壓力,又未至於會令樓市崩潰。

  綜合而言,短期股市有幾個方向。第一是由於貿易戰和加息,港股前景難以向好,中短期內仍會反覆尋底,當跌得多也會反彈,回看港股過去幾次的反彈,大約是1000至1500點左右,在短期壞消息盡出後,股市可能會迎來一波反彈。由於沒有終極利好消息的出現,反彈變成是沽貨機會。正如我早前提過,在這種市道,買股炒作不容易賺錢,如果持貨較多的話,反而在股市反彈時,沽出部份持有的股份,等那些股份下跌10%至15%再買回,這種逆向炒作方式的好處,是在跌市中不會投入更多資金買股,以免愈買愈多,壞處是萬一看錯了,沽了的貨未必買得回,但若手上仍有七、八成的持倉,即使大市全面回升,也不用太「揼心」。

  第二是科技股可能反覆轉弱。過往香港科技股炒作是跟美股,例如騰訊(700)跟着美國科技股,特別是FANG(臉書、亞馬遜、Netflix和谷歌)炒作。自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香港科技股走勢,與美國同業愈拉愈寬,主因是外國投資者對港股興趣下降有關。目前對科技股的終極風險,在於高盛分析美國科技股已經升得太高,如果美國科技股急跌,香港科技股好可能還是不跟升跟跌,會進一步下挫。

  香港科技股還有另一重壓力,就是有大量優質科技新股上市,先有小米,後有美團,都是大品牌。在市場購買力較弱,供應卻不斷增加的情況下,自然會對科技股造成壓力。所以,我覺得在中期而言,科技股表現會差過一些傳統股份如銀行股。當然,科技股跌得急,反彈也會比較急,一個反彈可能會有10至20%彈幅。不過,我們千萬不要迷戀科技股曾經創出的歷史高價,因為它們跌下來,仍有三、四十倍市盈率,這種水平,要股份前景比較看好,加上有快速盈利增長,才可以支撐得到,在整體市場不配合時,科技股壓力會比較大。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