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民粹主義帶來股災?

        港股上周五大插,恒指跌625點,收報25601點,跌幅2.4%,完全回吐美國中期大選前後三日升幅。大市成交不算多,全日成交908億元。

  上周五港股大跌,主要係跌騰訊(700)和內銀股。內銀股下跌有政策性因素,中國經濟下滑,中央要支持民營企業,要大幅否定所謂的「民企退場論」。中央也不是「齋講」,還推出具體民企貸款政策。中銀保監會主席施郭樹清提出「一二五」計劃,即內地銀行新增公司類貸款中,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貸款不低於三分之一,中小型銀行不低於三分之二,爭取三年之後,銀行業對民營企業貸款,佔新增公司類貸款比例不低於百分之五十。內地就是這樣,中央不提出具體指標,就算是國企,也不會聽從。

中央指示 貸款民企

  中國經濟疲軟,其中一個原因是民企得到的支持太少,民企向銀行貸款,動輒要9厘以上利息,國企向銀行貸款,利息只是5厘左右。很多時候,民企即使願意付較高利息,也借不到錢。民企融資唯有從信託公司借錢,利息9至10厘都是平常事。

  其實,那些信託公司都是國企,她們從銀行借了錢,轉借給民企賺取息差。在銀行帳面上,她們只借錢給國企信託公司,信託公司向銀行借錢的利息,可能較一般的國企較高,銀行的錢,等如過一過冷河,再借給了民企。理論上,民企如果爆煲,信託公司也會爆煲,風險最後也會回到銀行身上。只不過銀行的帳面上,沒有借出很多錢給民企,但可以收取更高利息,業績看起來漂亮一點。

市場憂慮 內銀壞帳

  中央為了要支持民企,最後唯有出招規定內銀貸款予民企比例,但出招卻令市場產生憂慮,怕銀行要加大向民企貸款,影響他們的貸款質素,甚至覺得這是因為政策而貸款,即使有風險也要借,引發上周五內銀股大跌,其中建行(939)跌2.4%;中行(3988)跌2.6%;招行(3968)跌得更多,跌幅達5.5%。如上面所述,內銀現在間接借錢給民企,有新規定並不等於壞帳一定大升,但難令市場放心。內地股市整體也下跌,上證指數跌1.4%,同樣是受內銀股下跌拖累,其他股份跌幅不大,整體沒有港股跌得那麼多。

  港股跌得比較慘的個股是騰訊,騰訊將於周三公佈季績,上周五大跌4.9%,收報279.2元,是表現最差藍籌。騰訊大跌,拖累科技股全線向下,同系的閱文(772)更大插9.4%,收報40.8元;美團(3690)跌5.9%,收報56.3元;小米(1810)跌3.8%,收報13.2元。騰訊由一隻強勢股變成弱股,在季績公佈前下跌,很明顯是市場對季績沒有信心。

  有朋友早前問我,騰訊是否被人為搞低?我覺得股市有人為因素,永遠不可以排除。但騰訊本身有核心弱點,由於騰訊一半收入來自手遊,中央不想人民過份沉溺手遊,所以對手遊規管愈來愈緊。手遊太賺錢,導致騰訊其他方面創新不足。過去的強項現在變成最大風險,騰訊不是那麼容易走出弱勢,可能會變成一隻弱於大市的股份。上周五騰訊大插,就拖累港股整體表現,把此前美國中期選舉之後升幅一鋪清袋,還跌穿10天和20天線,港股暫時仍是一個調整格局。

美股下跌 科技領插

  美股上周五下跌,杜指跌201點,跌幅0.8%。反映科技股走勢的納指跌幅更大,跌1.7%。美股由科技股領跌,下跌原因是綜合性的,包括油價下跌,紐約期油上周五續跌1.3%,跌至59.9美元水平。另外,市場對中美能否達成貿易協議感到懷疑;加上聯儲局上周四公開的會議記錄,令市場擔憂利息將繼續上升。三個因素疊加起來,就令投資者懷疑美國經濟能否持續增長。經濟放緩對科技股特別不利,所以科技股帶頭下跌。

  導致美股下跌的三個因素中,除了利息上升外,其餘兩個都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政策相關。中美貿易戰不用說了,油價近期急跌,就是源於特朗普在美國中期選舉前,宣佈落實對伊朗制裁,用打擊外敵去提振民望。然而,特朗普又怕對伊朗出口石油的制裁,會令油價急升影響選情,在最後階段宣佈放寬八個國家及地區輸入伊朗石油限制。市場原來預計美國會全面制裁伊朗石油出口,結果制裁禁令放寬,令市場大感意外。加上特朗普為了要對沖制裁伊制對石油供應減少的影響,鼓動美國油商大量增產,令美國產油量大增。在特朗普干預下,就令到油價急跌。不過,由於油價大跌會損害支持特朗普的大油商利益,中期選舉已過,估計特朗普可能會出招托一托急跌的油價。

鱷王示警 民粹壞事

  在美國中期選舉後,美國連番對中國釋出善意,例如特朗普說,他成功令中國停止「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美國防部長上周展開戰略對話,中美關係有緩和跡象。由於這些因素都太過「人為」,市場最怕不穩定性,而特朗普的決策,就是最大不穩定性的來源。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創辦人達利奧(Ray Dalio)日前警告,當前股市充份反映美國中期選舉的利好因素。中期選舉雖然告一段落,但也意味著政治對全球金融市場的角色及影響程度已大大提高。

  人稱「鱷王」的達利奧說,民粹主義不但在美國,亦在全世界盛行,現時問題是,下次股災會否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發生。他認為,如果股災在三年或之後才發生,會感到驚訝,他估計股災在一至兩年內就會出現,因此,他的資產配置已變得更加保守。

  他對聯儲局的加息步伐感到憂慮,認為加息不應該快過投資者的預期。他更回顧上世紀30年代,在1929年10月華爾街股災後,聯儲局急速減息並大量印銀紙,情況與2008年一樣。到了30年代中期,美國股市和風險資產反彈,亦與2008年至今的情況相似。他說,現時的情況很像1931至1940年,更確切的是最似1937年,當時美國失業率低,通脹上升,聯儲局開始加息。結果美股在1937年3月見頂,之後暴瀉,累積下跌50%,更不幸的是引發戰爭。現時情況就如當年的一面鏡子,這個災難能否避免,取決於人們能否以平靜心情,以做實事方式解決問題,還是選擇隨情緒行事,互相攻擊。

  達利奧言下之意是擔心包括特朗普在內的全球民粹統治者,會選擇以情緒化方式主宰政治,甚至影響經濟。達利奧呼籲投資者必須把組合變得多元化,至可以能夠承受較高風險的程度。

分散投資 避高風險

  像我這樣的財經評論員,在平靜的周末,寫些文章預告大災難即將來臨,你要小心解讀,如果你看完這篇文章,第二日就將手上股票沽清,可能過了一段時間後,會發現上述警告全部都是廢話,因為股市可能不跌反升。正如有朋友問我後市看法,我覺得大市的宏觀走勢不漂亮,利息走勢向上,中美貿易糾紛未解決,但是短期存在一個風險,就是中美突然間達成貿易協議,或許這個協議是一個爛協議,可能只是特朗普想即時搵些着數,要中國一年買多幾百億美元的美國貨品,一年之後,他可能會找些藉口,單方面撕毀協議,為他的選舉造勢。股市就會受這些短期利好消息刺激,所以如果你馬上全面看淡大市,突然會有一些重大利好消息出現,你就成為短期被夾死的淡友。

  我寫這篇文章,加上這樣哄動的標題,目的是要提醒大家,即使沒有民粹主義,隨著利息不斷上升,投資股票不像過去幾年那麼好玩。如果再加上民粹政治,風險就會更大一些。所以雖然不用馬上清倉,但也不要瞓身買股,投資要多元化,不要見到股市大幅回升就心雄全面追入,應該要抱持相對平淡一些的心態去投資股票,打穩陣波,控制風險。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