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一個殺人局 油價犧牲了

        美股呢排載浮載沉,慢慢回調,整體有小小向下。比較之下,油價呢輪跌勢先至凶狠,點解油價會係咁跌,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嚟解開謎團,表明歡迎油價回落,又感謝沙特幫忙降低油價。

  特朗普對於油價立場,有時都幾矛盾。共和黨係油商之友,加上佢係老派人,自然有傾向支持高油價。但油價高影響選民感覺,壓抑經濟,刺激通脹,亦都不利執政。

  喺上世紀70年代,油價一升股市就散,白宮亦大為緊張。隨著新經濟興起,傳統製造業角色淡化,股市對油價上升敏感度下降,無論儲局同總統對油價都無咁擔心,令油價一度升至過百美元一桶。

  現時能源成本對經濟影響,雖然主要體現喺中國等工業生產國,但政客開始關注能源消費對民生影響。美國係汽車國家,又需要燃油取暖,所以對基層來說,能源支出佔生活比重唔細,特別係進入冬天,相關消費大增,特朗普見油價低跳出嚟領功。佢喺社交平台上發文,形容油價下跌就好似係對美國及全球大幅減稅,仲強調油價要進一步下調。呢個說法聽落誇張,但如果知道美國人、特別係特朗普支持者嘅消費模式,就知距離事實不遠。

卡舒吉之死成特朗普籌碼

  特朗普想討好油商,但想油價低,兩者點平衡?佢絕對唔係傻仔,美國喺換總統後即刻退出巴黎協議,等同美國可以開大引擎燒油,咁油商可「以量補價」。以美國頁岩油生產成本,油價喺50至60元水平,美國頁岩油商已經有錢賺。有咗呢招,特朗普喺有需要時,就可以撳低油價討好選民,撳完慢慢可放。佢喺中期選舉前宣佈放寬對伊朗制裁限制,容許多個國家購買該國石油,咁大嘅政治妥協,說明佢對壓低油價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伊朗對原油供應有重要作用,市場上另一話事人係油組。美國想推低油價,但油組中嘅大哥沙特就想將國營石油公司上市,咁兩國利益點擺平呢?本來,沙特向美國購買1000億美元武器,對白宮都有討價還價本錢,正當大家爭持,突然有兩個男人走上國際舞台,幫咗特朗普一把。這兩個男人,一個係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卡舒吉,另一個係沙特皇儲穆罕默德。

  本身係沙特人嘅卡舒吉,因為尖銳批評沙特政府,成為皇儲嘅眼中釘,月前佢喺沙特駐土耳其大使館俾人有計劃地「生劏」。事件本來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無諗到土耳其政府一早監控,喺國際間爆大鑊,沙特嘅凶殘做法令全世界嘩然,皇儲被指係指使行兇主謀,歐洲政客即刻對沙特劃清界線,特朗普要繼續賣軍火畀沙特,本來好被動,但一向敢作敢為嘅特朗普就打險牌,硬挺沙特皇儲。

  皇儲本來想推行經濟改革,將國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上市,但O依家火燒眼眉,首先就唔好倒台,特朗普一躍成為佢嘅最大保家,喺美國中期選舉前,恐怕佢都只能用推低油價回報特朗普,結果油價跌開有條路,過完中選仍未止瀉。從呢個角度講,殺害卡舒吉事件曝光,對特朗普來說,由一個危機,變成一個天跌下來的餡餅,但只有佢先有膽識同本事食落肚。

皇儲與特朗普隔空對唱

  過去一段時間油價大跌,特朗普近日無乜成功劇本,惟有再借壓低油價來賣。同一時間,沙特皇儲穆罕默德就出嚟放話,叫人唔使旨意推佢下台。美國總統同沙特皇儲隔空唱戲,當肢解卡舒吉呢件事無發生過,直情當全世界人透明。卡舒吉嘅死亡成為特朗普推低油價最有力籌碼,令美國消費者有平油可用,亦紓緩美國通脹壓力,希望可以減慢加息。

  特朗普不斷要搵好料滿足選民,下場戲碼係月底嘅「習特會」。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