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豬年要造高才可派貨

        上周五港股先升後回,中美貿易磋商有進展,刺激恒指高開,一度高見28193點,但已是全日高位。其後財新公佈1月的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差過預期,恒指掉頭回落至27900點水平,最後收報27930點,微跌12點。

  財新公佈的1月PMI(採購經理指數)為49.3,較去年12月的49.7及預期的49.6都低,係2016年2月以來最低水平,顯示中國製造業生產放緩,受訪廠商反映需求減弱,要調整生產計劃。早前官方公佈的1月製造業PMI止跌回升,回到49.5。官方PMI走勢與財新PMI背馳,由於官方PMI較大反映大型國企狀況,財新PMI較多反映民企情況,顯示中央催谷經濟的措施,國企比民企較能受惠。

談判向前 仍然艱巨

  中美貿易談判取得一定進展,特朗普會見中國副總理劉鶴時,聽到劉鶴說中國已開始買美國大豆,特朗普很高興,把劉鶴讚得天上有、地下無,說劉鶴是他的好朋友,是「亞洲最受尊敬的人、世界最受尊敬的人」。不過,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其後接受訪問時,總結中美一連兩日的貿易談判,說「已形成良好氛圍,但仍有漫長道路要走,仍有很多艱巨工作在前面。」他又稱,「在很多中方此前不願意討論的具體問題上,開拓了一些新領域。美方認為任何協議都要包括明確方式,確保能夠執行。」庫德洛所指的是實施機制問題,是指美國要求達成協議後要定期檢查,如果中國不達標就要受罰,中國則認為過於屈辱。如今傳出的方向是定出一個雙向機制,可以互相檢視對方是否達標,中方認同這種機制,就按此方向談下去。

  簡單總結,上周的中美談判的確有啲進展,但並非如特朗普講得那樣樂觀。然而,最後能否達成協議,最終還要看特朗普意願。因為他要達成協議,會令美方談判時鬆動一些,中美兩國元首在3月1日談判「死線」前會面時,就有機會達成協議。所以成敗仍然在於美國面對的政治經濟環境,繫於特朗普一念之間。

散戶入市 熱情不夠

  2019年1月2日新年假期過後的首個交易日,大市很不正常地急插700點,見接近一年低位的24896點,但在其後一個月內急速炒上,以上周五高位計,已由低位累升3297點,以上周五收市價計,則升了3034點。有中環茶友說,很明顯是外資基金炒高大市,近排跌唔到落去,就算有壞消息,大市回吐幾百點後又再向上,好像上周五中美談判後沒有明確協議,若是去年第四季那種市況,跌500、600點一啲都唔奇,但大市就是不跌。他感覺散戶對大市熱情不高,入市不多,相信是對中美貿易談判仍有疑慮。換言之,新年後是大戶揸重貨推高大市,卻沒有散戶接貨,對大戶來說,一日未沽貨平倉,這三千點都只是帳面財富。他估計,在大戶派貨之前,港股仍會反覆向好。因此,他繼續看好大市,但只是技術性看好。

  看中美貿易談判的後續發展,其中一個可能結果是中美在3月1日的「死線」前達成貿易協議,有這重大利好消息出台,散戶就會很放心熱情追入,大市就有機會升上三萬點樓上,也將是大戶派貨的最好時機。最壞情況則是中美談崩,互相大加關稅,那麼,大戶也要輸錢。另一個可能是雙方未能在3月1日的「死線」前達成協議,會把「死線」延後,這將會出現一個繼續僵持的局面。

內地放水 股市復活

  茶友認為,現時一個真正利好股市的因素是內地經濟不好,中央正在放水挺經濟。港股去年下半年這樣差,主要是與水緊有關。當時經濟開始轉壞,中央還未鬆手,市場銀根比較緊。現時經濟不好,中央鬆手,市場的錢開始增多,港股也跟着活躍起來。

  我覺得茶友那個「大戶派不到貨」的理論都有點道理。正如我在去年12月提過,外資大基金在接近年結時,都不會貿然行動,減少買賣,去鎖死利潤,以免影響業績和他們自己的花紅,等過年之後才重新開局,基金經理開始把大市舞高弄低。中美貿易談判在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去年12月1日會面後,早已出現曙光,但整個12月股市仍是不生不死。基金經理是等到過年後才乘勢造高大市,屬正路玩法。在大戶派貨之前,港股仍然是一個較為安全的反覆炒上格局。

  無獨有偶,中環茶友這種短期看好,長期有保留的看法,與技術分析對美股有保留的態度脗合,長線擔憂還有美股走勢。華爾街技術分析大師J. Lyons基金的管理人Dana Lyons警告,美股在2018年9月創下新高時,超買程度原來是過去150年以來的第二高,僅次於2000年科網股狂潮。Dana Lyons在去年8月中時警告大市即將見頂,會作出調整,到去年12月中時表示調整快將完結,預測得相當準確。他說美股去年9月已經非常超買,去年10至12月的調整,是相當超買後的回吐,但長期而言,超買情況未有改變。

技術分析 美股超買

  撇除通脹因素,去年9月的走勢高於長期平均線122%,即超賣122%。對上一次這樣高的超買狀況是1999年12月,當時超買達到132%。不過,超買不等於股市馬上下跌,例如1999年12月出現非常高的超買,但美股要到2000年3月才見頂,到同年9月才大跌,即是說,出現高度超買後10個月才出現跌市。所以,不可以因為去年9月出現高超買,就說美股會馬上大跌。不過,出現高超買,意味股價很貴,不宜作長線投資,若以一兩年計,還是有大跌可能,若然發生將會影響香港股市。

  美國現時公佈的經濟數據較好,例如上周五公佈的1月非農業新增職位30.4萬個,遠比預期高,而失業率回升至4%的七個月高位。之前聯儲局改變加息政策,外界一般估計是總統特朗普壓力所致,但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會否看到一些我們看不到的風險因素呢?事實上,美國整體經濟及財政比較不健康。去年美股的大升市,主要是特朗普的減稅措施所致,而減稅是「先使未來錢」,令政府赤字大幅上升。與此同時,特朗普向全球開展貿易戰,又要制裁伊朗和委內瑞拉等國家,間接影響到其他國家對美國投資產品的信任和對美國國債需求。

  最近有報道指,美國財政部現時很頭痛,因為未來10年,美國融資需求將超過12萬億美元。美國現時債務已經飆升至15.6萬億美元,聯邦赤字一路上升,估計到2020年,美國財赤每年會超過一萬億美元。

  美國政府借貸需求不斷上升,外國對美國債券需求卻停滯不前。尤其是美國要削減中國這些國家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這些國家自然就沒有那麼多美元去購買美債。

美債難銷 利息上升

  據聞美國財政部借款諮詢委員會最近開會,研究有沒有新借貸途徑可以幫助政府融資,委員會認為,由於國際購買美債停濟,美國可能要依賴國內融資,方法包括考慮發行15至20年國債、發行永續債券、發行與通脹掛鈎的保值債券等。這些新聞看似非常長遠,對股市沒有影響。我的解讀是,美國借貸要求不斷上升,市場對美債需求卻疲弱,直接後果是未來美債債價下跌,債息向上,即是市場利息有不斷上升壓力。

  或許聯儲局已經嗅到這味道,所以不帶頭加息,以免進一步將利息推高。從中長線投資角度而言,投資者要明白,聯儲局不加息,股市會在短期內出現炒作,只是長線而言,因為美國不斷大量發債,會令到債價下跌,利息向上,在一兩年後,市場就會慢慢察覺到這個趨勢,無論是對房地產和股市的投資,都會有壓力。

  總括而言,豬年恐怕不會是很容易食胡的大肥豬,而是一隻帶有危險的野豬。上半年騎着牠搵食,或許還比較容易,但不要過於盲目樂觀,識得上車落車,方為上算。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