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升市唔好走得太快

        上周五港股升70點,恒指收報29909點,繼續在三萬點上下爭持。美股則大幅造好,杜指升269點,升幅1%;標普500指數升0.7%。值得注意的是,標普500指數重上2900點,是六個月以來首次,收報2907點,距離歷史高位只有1%。

        美股上周五走升,主要是摩根大通公佈的季度業績,盈利好過預期,股價大升4%。市場普遍看淡美企今年首季的業績,只要不是成績太差,就會高過市場預期,在這種市道,淡友也不易玩。美股雖然升得多,港股在美國上市的預託證券卻未有跟足,ADR港港比例指數只較港股收市高0.4%,收30034點,今日開市應有少少反彈。

高盛話美國經濟回穩

  港股近期給人正在慢慢回調的感覺,但看恒指近三個月的走勢,一級級走上的趨勢明顯,即使未來回落深一些至29500點水平,仍處於一個很健康的上升軌道。

  同時,美國經濟也有回穩跡象。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祖斯(Jan Hatzius)周五在一份報告話,今年初籠罩美國經濟前景的下行風險,目前已經減弱,經濟動力增強。聯儲局上周三公佈的3月份會議紀要,顯示多數聯儲局官員認為考慮到經濟前景和風險的變化,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今年內可能保持不變。儘管白宮要求聯儲局放寬貨幣政策,但由於短期內沒有經濟衰退威脅,聯儲局沒有減息動機;而且美國通脹水平溫和,顯示沒有收緊貨幣政策的必要,因此預計聯儲局近期不會調整利息。

        既然美國經濟好番,減息機會下降,那麼會否加息呢? 哈祖斯預測聯儲局近期不會調整聯邦基金利率,下一次加息可能在明年11月美國總統選舉之後。哈祖斯認為,聯儲局愈來愈多地被外界置於「政治聚光燈」下,在明年總統選舉前,加息的可能性因此進一步降低,要加都是明年總統選舉之後。

老曹經驗 血的教訓

  周末與散戶朋友吃飯,閒談之間發現升市好像和他們沒有甚麼關係。原來去年第四季港股插至24500點低位,他們見到恒指回升至26000點、27000點水平,很多人已急不及待地大沽手上的貨。見到大市繼續升,手上沒有甚麼貨,又不敢追,只能做塘邊鶴。然而,散戶持貨不多,反而成為大市的利好因素。沒有太多散戶入場接貨,大戶手上的好倉一日未清倉,一日都會留在場內繼續玩,仍然是一個散戶看淡,大戶造好的格局。

  這讓我想一位老牌股評家跟我說「不要太快睇淡」的往事。話說十幾二十年前,名股評家曹仁超還健在,有一次我在中環遇見他。他說他最近很「當黑」,他說在兩個月前見到股市有點走樣,經濟又不好,便開始唱淡,殊不知他一路唱淡,大市一路炒上。這種情況下,他收到很多散戶發來「問候他」的傳真,搞得他「搵窿捐」,連傳真機也不敢行近。

  我猶記得老曹當日跟我說,股市一個月,可以等於現實生活十年,很多人炒短線,太早看淡或看好,即使最後睇啱,玩幾個月已經頂唔順。他講到1973年股災的慘痛教訓,當時股市由1700點一路跌至300點,距高位已經跌了八成有多,心想大市已經跌得夠了,見大市略為反彈,以為見底,就大手買入和黃,結果大市略彈之後,繼續深插,直插至150點才真正見底,從老曹的買入位再跌多五成,損失慘重。這就是曹仁超經常說的「不是從12樓跌下來會死,從4樓跌下來,一樣跌死人」的理論。他在1973年就是太快看好,若能夠遲三個月才入市,他不用輸大錢,還可能會發大達。「炒股一兩月,可以等如一世」是至理名言,當年放低5%可以借孖展炒100%,一輸好易破產,這也是老曹「血的經驗」。

上班一族 難以貼市

  講番個市,去年由年頭到年尾都是跌市,無人知今年香港大市會否升足一年,但升得比大家想像的長一點的時間,毫不為奇。當未見到很清晰的利淡因素出現之前,也不用這麼急去清貨。

  我上星期提到可以「揸住間尺做人」,意謂看着大市走勢,劃出上升軌,大市不跌穿上升軌下方,就繼續炒,若見到大市深度跌穿上升軌,就要小心留意大市可能已經轉勢。有網友看完文章之後問我,說他是上班一族,有買股票,但上班時沒有時間看著大市。例如去年頭恒指由近33000點高位回落,跌穿30000點時本來應該要走貨,卻由於要返工對大市留意不足,沒有感覺,應走沒走,反而跌到25000點的時候被震了些貨出來,回頭看,非常揼心。我深明一般打工仔的困局,有興趣投資,但跟市不貼。大市即使跌穿上升軌,應該沽貨,但通常一不留神,就錯過了時機。

  我在這裏教散戶一個方法,透過下一點注去買賣,借此捕捉大市的感覺。先找一些有指標性的股份,例如盈富基金(2800)或者騰訊(700)。在跌市時,反覆沽出股份,當沽出了買不回來的時候,意味着股份去不到新低價,開始脫離下降軌,大市開始轉勢、由跌市轉升市;反之,在升市時就做相反動作,一見回吐反覆買入指標股份,升到咁下就沽,到股份唔到價向上沽不到,掉頭下跌要輸錢的時候,也是跌穿上升軌,大市轉勢的時候。

  以騰迅為例,此前股價由476.6元高位反覆下跌,先穿400元大關,最後連300元也跌穿了。若在反彈時把手上部份的騰迅沽出,等股價下跌10%就買回,等股價再反彈5%的時候又再沽出,下跌10%又買回;在跌市時,重複上面的動作,就可以把手上的持股成本逐步降低。另一方面,當沽出股份之後,股價卻不回落,再不能以低10%的價位買回來的時候,就應該是股份轉勢之時。事實上,騰迅跌到去到10月見251.4元的低位後,已經有點不肯再跌,去年11月底重上300元樓上,也是大市轉勢的時候。

回吐買入 升10%食胡

  反之,如今在升市的時候,整套動作反轉來做。升市時反覆買入上述的股份,等股份回吐3%至5%就買入(保險的,定一個10%止蝕位),到股價升10%就沽出,等股價回吐3%至5%又買回,重複這個動作,直至買入之後,股價不升反跌,最後回落至止蝕位要打靶,大市可能已經轉勢,因為你在高位回落3%買入,股價跌至止蝕位,從高位回落幅度已達到13%,大市很大機會已跌穿了上升軌。

  打工仔上班後沒有時間看著股價,可以在上班前在網上先定好買賣指示,就不用經常看市。以升市為例,股價反覆向上,你在回調時買貨,候高沽出,應該可以賺錢,直到這個操作不靈,等如大市已開始走樣。另一種情況是由升市變成橫行,大市未有急跌。但不能夠上穿此前的高位,不過橫行市走幾個月,可能都會引來一個跌市,所以走了也不可惜。

  在升市時反覆向上買,除了是短線炒方法之外,還是探測大市是否轉勢的好方法。可以小注怡情,加強自己對大市的感覺。當然,有些人會說買股票是想長線收息,不用理會股市的升跌。雖然我不反對這樣做,但是,股市這幾年的走勢都是上上落落,除了個別股份之外,很多股份都沒有出現升過不停的情況,長揸一定不如走吓上落。以港人愛股滙控(005)為例,短期在64元至68元之間波動,一年高低位是86.7元和63.5元,波幅只有約13元。股價見高位沒有沽出,之後打回原形,會覺得相當無癮。比較多人買的建行(939)都有類似的情況,一年低位6.02元,高位8.5元,股價在這個區間上上落落。雖然滙控及建行都可以收到不錯的利息,滙豐派6厘,建行也派5厘,但在股價升得比較高的時候,不妨沽出,在一年半載之後,在低位再買回不遲。

  總的而言,買賣少量的指標性股份,藉此探測大市是否由好轉壞,如果發現大市開始轉勢,適量減持手上持股。當出現比較大的回落時,再從低位買回,可以增加整體組合的回報。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