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周末的危機警告

        上周五港股微升55點,收報29605點。港股正在調整,尋找短期底部,但整體走勢仍處於上升軌道。

  美股杜指上周五升81點,市場主角不是美股,而是石油。紐約期油當日一度大跌4%,收市仍跌2.9%,收報63.3美元,主因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就油價問題發炮。他說已經叫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採取行動,控制急升的油價。特朗普差不多是向石油輸出國組織發施號令,他出席印第安納的一個活動時對記者說,已對石油輸出國組織說,「你們一定要拉低油價,汽油價格亦要下跌。」特朗普的說話一出,旋即令油價大插。

侵侵出口 油價大跌

  近期美國油價連番向上破位,接連衝破60和65美元一桶的重大關口,我之前已經警告,油價升得太急,特朗普就會出招。按過往經驗,特朗普出招之初,油價下跌後仍會反彈,但隨後會反覆回落,主要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會聽特朗普話,採取行動壓低油價。今次是否會出現同樣情況,尚待觀察。不過,由於石油輸出國組織最大產油國沙特,皇儲穆罕默德涉嫌在土耳其大使館內謀殺《華盛頓郵報》記者卡舒吉事件,還拖着一條尾巴,估計沙特會乖乖聽話,順從特朗普,不讓油價急升。

  有讀者揸咗中海油田服務(2883),見到公司今年業績扭虧為盈,問我點睇。中油服今年首季錄得3095萬元人民幣純利,去年同期則虧損6.51億元。中油服首季營業收入59.1億元,按年增加72.4%。該集團表示,受惠上游勘探開發投入增加,油田服務市場復甦,但市場競爭仍然激烈。讀者問,既然中海油田服務扭虧為盈,後市是否仍然可以看好?

油服股價 要睇油價

  我話油服公司股價睇油價大勢,油價近期向上,會觸發油公司加大投資去開採石油,油田服務生意會比較好景,市場就會同時睇好這些股份。油服股就像油股的衍生工具,其上落主要不是看公司基本因素,而是看油價大勢。因此,油服股未來好不好景,主要還是睇油價走勢。

  如果油價走勢向上,油務股會繼續炒高;如果油價回落,即使油服公司基本因素轉好,股價也會反覆跟跌。中海油田油服52周低位6.23元,高位8.91元,上周五跌2.4%,報8.65元,創一年高位後回落。看走勢有機會反覆下試低位,所以現時不是看好油田服務股之時。如果油價繼續回落,要預油股會有較深調整。

  如果大市向上,油價向下的話,油股和油服股跌極有個譜,但也不能假設油股可以脫離油價調整大方向。即是說,大市好,油價跌,油股不至於會跌得太厲害,也不會逆油價而上升;當然大市回吐的話,油股將會跌得更厲害。

對沖基金 看淡聯匯

  上周五,有一則對香港聯匯警告的新聞惹起關注。美國著名看淡對沖基金經理巴斯(Kyle Bass) ,發表三年來首封致投資者的信,題為《香港無聲的恐慌》,認為香港匯率制度崩潰危機逼近,香港猶如坐上史上最大金融炸彈,如果再次面對捍衛聯匯的壓力,香港將難以承受。

  這封信由《華爾街日報》率先披露,巴斯的分析是香港浮動利率抵押貸款快速增長、港美短期存在息差,以及中美之間不斷加劇的地緣政治緊張,都對匯率制度構成風險。他說,目前香港銀行體系的規模和槓桿率,與金融危機爆發前的冰島、塞浦路斯和愛爾蘭相似。

  巴斯指,冰島、塞浦路斯和愛爾蘭這些國家的主權債危機,源於容許銀行資產膨脹至GDP 1000%以上,現時本港銀行資產已達GDP的850%,是全球槓桿率最高地區。他說,自2008年以來,本港處於GDP高增長環境,利率本來不應該這樣低,只是由於聯匯制度之下,香港要跟隨美國將利率降至接近零,以至樓市資產價格急升,令香港在2008至2018年經歷資產價格的黃金10年。本地居民、銀行及公司大舉借貸,現時本港私營部門槓桿比率,已是全球國家及地區中最高。在這背景下,香港和美國短期利率近期出現80點子息差,促使資金不斷流出香港。如果情況持續,金管局將首先用光銀行體系結餘,屆時聯匯就會承受巨大壓力。巴斯更明言自己傾向大舉造淡香港和中國內地,但沒有透露具體規模。

  巴斯旗下的對沖基金Hayman Capital並非第一次沽空港元。於2016年,這間公司曾沽空包括港元和人民幣在內的亞洲貨幣,不過那次卻損手,由於人民幣反彈,令基金於2017年虧損19%。巴斯是市場公認為戰績彪炳的大淡友,他於2008年金融海嘯時因沽空美國房地產市場的衍生證券而聲名大噪,但近年很久已沒有沽空的代表作。

借貸過多 危機四伏

  我認為這種大淡友這番看淡香港的言論,可以視為一種長期預警,也同時好易變成一個短期投資陷阱。意思是,如果你馬上跟住他造淡,隨時會令你不斷損手。按過往經驗,這些看淡言論最後有時證明是對的,但即使猜測正確,都可能都是一、兩年後才會實現。例如這些人早在2007年年頭,已經說美國次按借貸不斷膨脹,會有危機,結果要到一年多後才爆煲,如果你在2007年頭一直造淡,大市卻不斷上升,自然會輸得很慘,如果用高槓桿率造淡,例如沽期指的話,隨時要打靶離場,輸清都未等到大市下跌。

  我之所以引述巴斯文章,是想告訴大家,他指的風險確實存在。由於利息低,大量借貸都採用Hibor(銀行同業拆息)+的浮息借貸,本地很多人買樓做按揭都採用這種利息計算方法。在資金氾濫時,這種浮息借貸的方式,資金成本最低;當利率急升風險卻最大。特別是借了Hibor+的按揭貸款又沒有設Prime(最優惠利率)+上限時,風險就更高。即使你用正常的Prime+做按揭,利率也可以不斷上升,也是一種浮息借貸,不是定息借貸。

  總結巴斯的警告,我有以下幾點看法。第一,他針對的風險其實是全球性的,由於歐洲、日本仍在進行量寬放水,美國收水程度有限,她們印了很多鈔票出來,令到全球資產價格,特別是房地產價格猛升,這種風險並非香港獨有,是全球都要面對。當再度出現經濟災難時,全球央行還是會繼續印銀紙去頂,不會任由市場暴跌。

過早沽空 小心夾死

  第二點香港借貸比率較高的風險。這是香港獨有的情況,但要觸發這個風險爆煲,主要有兩種情況,第一是全球市場崩潰,香港跟隨;第二是香港被狙擊或因獨特原因而爆煲。現時像巴斯這些對沖基金要狙擊港元,並非那麼容易,主要是現時香港銀行體系資金池非常龐大,除了銀行體系結餘外,外匯基金發行過萬億元票據去吸納市場資金。當資金流走,外匯基金理論上可以買回這些票據,釋出港元去平衡市場資金緊張狀況。意思是,不能光看銀行體系結餘,還要看外匯基金票據的資金池。

  話要說回來,現今世界,資金進出速度可以很快,就算香港手持萬億元的龐大資金,仍然不等於已穿上避彈衣,不怕別人狙擊。我的看法是香港這種危機,不會單獨在香港爆發,除非中國與美國出現不能控制的貿易戰,令中國及香港經濟急速衰退,才會令香港早於全球爆煲。否則,香港危機不會獨家爆發,而是隨著全球資本市場出現危機時一起爆發。

  簡單結論是,大家不要因為看完巴斯的評論,就馬上看淡,沽清手上股票,甚至掉頭沽空。不過也要明白,香港貴價資產的風險,特別是昂貴的樓價風險更大。買樓的話,一定要留意當利息大幅上升,例如加3、4厘,你是否還有能力供樓。至於股票,港股相對美股仍然不算太貴,累積升幅已經不少,如果中美在下月達成貿易協議,還要小心股市會趁好消息回吐。總體而言,港股及內地股票仍是一個可以順勢而炒的格局,不用太快全面看淡。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