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完美風暴 能否避過?

        今日講股,不能避開政治,希望不會引起太大的爭議。

  上周末與一位對宏觀金融很有經驗的猛人聊天,他說看現時外圍和本地狀況,要小心可能再次遇上如1997年的金融風暴。他說的外圍是指中美貿易戰對區內帶來的經濟衝擊;本地狀況則是指在資產泡沫高漲情況下,出現難以解決的政治風波。

  外圍方面,爆煲關鍵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有沒有足夠聰明,去挽回一場即將破裂的中美貿易談判。杜指上周三大插800點,當日反映的主要問題,是美國10年期及2年期國債債息倒掛,出現一個美國經濟衰退先兆。

侵侵腳軟 急召大班

  一直以來都說美國經濟很好的特朗普亦嚇到腳軟。事後美國傳媒爆料,說特朗普怕美國經濟和股市出大問題,當日急叫美國三大銀行的行政總裁,包括摩根大通的Jamie Dimon、美國銀行的Brian Moynihan和花旗銀行的Michael Corbat求教。特朗普問他們美國零售消費市道現時是否健康,三位全球舉足輕重的銀行家都告訴特朗普,美國消費情況尚算良好,但如果中美貿易糾紛能夠解決,情況會更好,主要原因是中美貿易戰已影響到企業的資本投資。

  在特朗普與行政總裁對話中,特朗普似乎也理解貿易不穩定,會影響到企業投資信心。另外,他們也談到聯儲局減息和全球經濟放緩問題,銀行家告訴特朗普,聯儲局減息0.25厘,不會改變市場資金流動。總括而言,美國主要銀行家告訴特朗普,他搞的貿易戰已經損害美國經濟。

中國逐步 習慣加稅

  特朗普打貿易牌,已經打到有些氾濫的地步,他關注的主要有兩大因素。一是明年的總統大選;二是美國經濟和股市表現。他要盡量推遲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時間至大選之前,讓他可以盡量收割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好處。當然如果美國經濟,特別是美股表現得比較好,他就更有信心與中國在談判方面企硬,既可拖延下去,又可以爭取到一個單方面讓美國受益的協議。

  然而中國立場是協議上能夠讓步的,已經放在枱面,沒有再多的讓步,特朗普見這個僵持的局面,便持續向中國極限施壓。他早前聲稱要在9月1日開始,對餘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10%關稅。中國不為所動,特朗普見到股市大跌,又推遲加稅期限四個月。特朗普的招式似乎已經用老,面對他的花拳繡腿,中國則繼續使出原定套路:就是堅守立場,做一切準備去迎接一旦沒有貿易協議,可能會為中國經濟帶來的衝擊。

  情況逐漸對特朗普不利,因為時間拖得愈長,中國會愈習慣對美國增加關稅影響,愈會相信中國不需要向美國讓步,甚至會博沒有貿易協議,推低美國股市,特朗普不能當選連任,更換一個談判對手。從這個角度分析,中美貿易談判的確會有擦槍走火,甚至到不能達成協議的地步,因為雙方都不會找到下台階,尤其是特朗普,他需要大幅度轉軚,提出一個中國願意接受的協議。雖然特朗普擅於自圓其說,但是否能夠有足夠彈性,卻是一個問題。如果在未來一段時間,中美仍未有貿易協議,貿易戰進一步惡化,對香港經濟衝擊不言而喻。

  至於本地問題,香港政治風暴似乎難以「收科」。我從未見過這樣顯赫的兩家英資公司,滙豐銀行和國泰航空,在短短一個月內,同時換走行政總裁和重要主管,相信都是源於同一問題,因為這兩家公司只考慮其他因素,沒有顧及中國立場,得罪了中國,最終要付出「交人頭」的代價。

兩大英資 總裁落馬

  滙豐很明顯是在華為事件上,向美國舉報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令孟晚舟在加拿大遭扣押。美國調查一家公司,那家公司博取「減刑」,就舉報其他人,這是普遍反應。不過若然舉報的對象是阿爺,就不易善罷了。

  滙豐在中國及香港做這樣大的生意,但出賣中國,當然要付出代價。中國不像美國,動輒罰人巨款,中國要求比較形式上一些,是要滙豐交出主事者人頭,滙豐行政總裁范寧和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同時辭職。滙豐堅稱這是內部人事問題,與華為事件無關,但這個說法,市場上沒有多少人會相信。

企業交人 街頭企硬

  滙豐風波話音未落,又到國泰爆煲,國泰行政總裁何杲和顧客及商務總裁盧家培上周雙雙辭任。妙就妙在消息率先在中央電視台獨家發放,由於央視不是以爆獨家新聞起家,中國這樣做是要公告世人,是他們要求國泰更換行政總裁。在香港的反修例風波中,有國泰副機師參與暴力示威,被警方拘捕,而國泰沒有公佈要該機師停飛,其後又有副機師發佈香港警隊乘搭航機到內地的資料。

  國家民航局二話不說,定出規則,凡是飛到中國內地或者經過內地領空的國泰飛機,都必先提供機組人員名單,參加過非法示威的人員,都不能飛到中國土地或者飛越中國的領空。領空屬主權範圍,不接受中國要求,一概不得進入。但香港領空被中國內地領空包圍,絕大部份飛機航線都要經過中國內地領空,才能夠飛出外地,再加上國泰在中國有大量生意,國泰別無選擇,只好向生意低頭。

  國泰控股公司太古集團主席施銘倫上周一到訪北京,但只有國家民航局副局長崔曉峰接見他,連民航局局長也沒有現身。按過往經驗,這樣級數的英國巨企掌舵人到訪北京,都會獲得副總理,有時甚至得到總理接見,但今次只派一個副局長出來敷衍一下,可以阿爺對國泰有多不高興!

  最終太古集團交出國泰兩個人頭,以平息北京怒火。滙豐及國泰事件告訴做生意的人,你既要挑戰阿爺,就不要心存僥倖。大家不禁會問,做生意的人為甚麼要挑戰阿爺呢?我相信滙豐和國泰不敢得罪美國,又不敢得罪示威者,便選擇得罪阿爺,結果卻踢到一塊鐵板,踢斷了腳。現時比較令人擔心的是,商人比較現實,較容易會妥協,但上街示威抗議的人,尤其是年輕人,卻不是這樣,香港的僵局不容易和解,弄不好可能需要出動解放軍或者武警入城平亂,甚或發生沒有人想見到的流血災難。

控制風險 小注怡情

  猛人比較多從金融方面出發,很多人說香港目前狀況較1997年要好,因為香港財政實力雖然較當時雄厚,但他認為香港很多方面與1997年同樣脆弱,特別是香港現時經濟活力更低,資產價格卻更加瘋狂。雖然利息極低是有利因素,但香港政治風險已嚴重影響到投資信心,情況遠比1997年差。

  香港受到投資大鱷狙擊,或許不一定會馬上發生,但是,近排連串政治風波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已經無法挽回。經濟本來已經差,再於上周發生有內地旅客和記者在機場被圍毆凌辱事件,進一步令內地遊客和投資者要避開香港。香港經濟將要面對一個嚴峻衝擊,各行各業都會受到影響。

  綜合外圍及本地狀況,的確是一個完美風暴的狀態。若果特朗普足夠靈活,盡快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而香港的政治風波又可以很快平息,這個風暴可能只會是一場虛驚,可以幸運避過;但如果兩個因素都向負面方向發展的話,相信香港會很難捱。

  現在是一個五五波的環境,我不希望這篇文章嚇怕大家,搞到大家急急沽清手上的股票,若香港示威情勢慢慢平靜下來,股市可能有一波反彈,但爆煲風險仍然不低。我的建議是叫大家控制風險,玩甚麼也是小注怡情。

深圳崛起 成為Plan B

  短線而言,香港的政治不穩定旅遊及零售業的蒙受重大衝擊,最近兩個星期來港的內地團劇減,酒店房價下跌六成以上。我有朋友在六月中來港,住荃灣如心海景酒店仍收1200元一晚,如今網上一查只收489元,酒店業收入腰斬,相關股份並未跌完。

  昨日中共中央及國務院着最高規格公佈,支持深圳成為「改革先行試驗區」。香港人不明白甚麼叫做「改革先行試驗區」,簡而言之是內地所有改革措施的試驗區,在內地亦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首先,在內地各地方推行的改革試驗,只要深圳覺得對自己可行有利,立即可以實行,包括上海自貿區的所有優惠政策,全部可以搬到深圳推行。其次,深圳可以自己提出各種創新性試驗。阿爺是想做大深圳,成為香港的Plan B。如果是講10年以上投資,投資深圳比香港好。短期而言,深圳概念股都會炒一炒。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