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談判有劇本 夾倉見部署

        上周五港股再升175點,市場傳來人民銀行分階段雙重降準消息,先在本月16日全面下調所有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繼而再額外對省級以上的城商銀行定向降準1個百分點。兩項降準合共會釋放9000億元人民幣流動性。這次放水規模是去年以來最大,顯示內地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強。

  這次放水方式與以往不同,之前採取定向降準,主要是拯救中小微企,今次先是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釋放8000億元流動性,意味內地經濟下行壓力大,要加大放水力度,不可以太揀飲擇食。額外對省級以上城商銀行的定向降準,釋出1000億元流動性,相對比例細很多,即是非定向降準釋放的8000億佔大部份。

降準以外 可能減息

  人行強調今次降準與九月稅期對沖,定向降準分兩次實施,有利穩妥釋放資金,並非大水漫灌。無論央行如何解釋,現實上是在加強政策力度。目前市場估計12月央行還可能會再定向降準一次。此前幾次降準都未能令銀行之間借貸成本下降,若如今再次降準仍未能解決問題,未來可能要減息。

  按道理降準是一個利好消息,但外圍股市反應不大,美股杜指上周五只升69點。至於可直接受惠降準的港股,美國預託證券收市價,更較上周五低69點,可能係因為早前港股累積升幅較大,令降準初步反應溫和,今日大市要睇內地股市反應。

  上周三政府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港股當日夾升近千點,繼續成為中環茶友茶餘飯後話題。翌日交易所電子交易系統出毛病,要改為手動交易,市場更陰謀論四起。比較流行的陰謀論是指有人一方面搞事,同時大手沽空港股,阿爺就借同意特首林鄭撤回修例的同時,出手大力夾倉,夾高港股令沽空者損手。翌日的死機,可能是沽空者的反擊策略,令電子交易暫停,阻止有人把大市快速再夾上,爭取較多時間平倉。這些陰謀論永遠無法證實,我反而擔心這是建制派的一廂情願,講到中央好像非常英明神武,現實上是否真的這樣,沒有人知道。

散戶跟沽 大戶逆行

  我傾向不看陰謀論,只閱讀大夾倉傳出來的市場訊息。第一,市場上沽空數量很大,造就夾倉條件。股市是一個賭場,期指更甚,是看好與看淡者對賭。市場上顯然有大量散戶跟風睇淡,當日夾升近千點,但翌日也沒有回落,估計很多造淡散戶已被夾死,只餘下有實力的淡友還未平倉,未來還有大撼大可能性。

  第二,教訓散戶不要跟沽。單日夾升千點的效果,除了迫淡友平倉,更給予散戶一個教訓,現時沽貨,單日就可能被人打柴,以後跟沽將會窒手很多,以前沽三張合約,現在可能只敢沽一張,因為未來仍存在殺倉風險。

  第三,政治性和經濟性夾倉後市會不同。如果這是一次政治性夾倉,上演中央對外資戲碼,就是一個大撼大局面,未來股市會更加波動。因為雙方實力強橫,你夾升,一有機會,我會怒插。當然,也不可以排除是經濟性夾倉可能性。早前有本地證券業大佬跟我聊天時說,(當時中美談判狀況頗差,但反修例風波只是初發)今年市道很怪,應要大跌卻是小跌。他當時覺得,中美貿易戰對本地和中國經濟帶來衝擊,加上政治不穩定,理應把港股拖得更低,但大市跌到二萬五、六左右,已經不想再跌下去,有點不正常,他估是外資大戶做了好倉。其後香港暴力衝突大大升級,令旅客大幅減少,零售業衰退,已影響到實體經濟。既然香港示威持續,風波也不似很快平息,按理港股應該會跌破今年24000點以下低位,但大市不但沒破位,還快速夾返上去26700點水平,反彈力度驚人,不能排除是外資做了好倉,博下半年中美貿易談判可以達成協議,股市大幅上升食胡離場。誰知碰上兩重波折,先是中美貿易談判觸礁,九月開始互徵關稅,香港又爆發大型示威浪潮,搞得做了好倉的大戶灰頭土臉,他們惟有硬撐大市,遇有好消息便出手狂夾,打殘跟風造淡的散戶。這既可以約束大市往後探底空間,也能爭取時間,等香港示威過去和博中美貿易談判,能夠在10月有較大進展。

  政治性和經濟性夾倉後果會不同,如果是政治性夾倉,便不要對後市太有期望,大市彈兩彈會很快玩完,但如果是外資大戶做了好倉的話,他們的方向和中央一致,不想港股跌得太多,大市未來基調會較強。無論如何,見到這樣大夾倉的情況,都係會令人心悸,呢啲市好難落大注去玩。

十一關口 成敗關鍵

  陸羽仁收到風,聽到中美貿易談判最新發展,也和香港局勢有關。之前中央一直不同意向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讓步,怕一讓就如黃河缺堤,一發不可收拾。特首林鄭月娥一直去求中央鬆手,到最近中央同意林鄭「撤回」修例這一個條件,中央取態變化和中美貿易談判有關,中美在互徵關稅後,都想重返談判桌,中央略為在香港問題上鬆手,也為美國弄一個下台階。在林鄭宣佈「撤回」翌日,中美就宣佈在10月初重開貿易談判。

信你唔過 押後開會

  九月還有大半個月,為甚麼不直接在九月重開中美貿易談判,要等到10月才開?有傳中方要求若要重開貿易談判,美國要撤銷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突然宣佈要在十月一日再加的關稅,即對已加徵25%關稅中國貨的稅率,進一步提高至30%。中國願意加強打擊被濫用的神經科藥物芬太尼出口到美國,並增購數十億美元美國貨。據說美方同意這樣做,但中國信特朗普唔過,口講無憑,眼見為實,所以把正式重開貿易談判日期押到10月之後,即是要真正見到特朗普停加新一輪關稅後,才重開談判。

  其實美國政治環境開始對特朗普不利,近月他的民望不斷下滑。在八月中旬,霍士新聞公佈的民調顯示,特朗普在單獨面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桑德斯、卡瑪拉及沃倫,均已落入下風,其中拜登以50%的支持率,擊敗特朗普的38%,領先12個百分點。特朗普看到這個民調結果立刻火了,痛斥「霍士新聞正在發生一些怪事,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對此非常不滿。」到本月特朗普民望繼續下滑,有52%美國人聲稱他們會投票給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搞到特朗普心急如焚。若民望再度下滑,特朗普未來一年想救都難,難怪特朗普對中國貿易談判愈來愈心急。單是看他在Twitter上日日講中國好心急,中國好想達成協議,就知道真正急的是他自己。

  按照這個情況,中美的確有機會在第四季達成協議。知道這個劇本的大戶,做了好倉自然不會蝕本平倉,想頂到達成協議時食胡。不過劇本歸劇本,單看中國死要把談判押後到10月,要親眼看到美國停加關稅才肯開會,就知中國對美國信任度有幾低,現實跟唔跟劇本發展,仍然存在變數。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