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金甲蟲蠢蠢欲動

  港股上星期五受政治因素困擾,恒指下跌289點,收報25821點。當日下午政府宣佈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制定《反蒙面法》,大市在一小時內急插,一度大跌近500點,收市跌幅收窄至300點以下。

  早前政府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當日股市因為政府讓步,曾夾高近1000點,今次政府實施《反蒙面法》態度強硬,大市沒有回跌過千點,僅跌289點,跌幅算是克制。港股近期劇本是跌穿26000點後,便不再大跌。當美股急挫的時候,港股便頂住,美股回升時,港股又放低少少減壓,顯示大戶做了好倉的形勢。上周五晚雖然暴力示威愈演愈烈,但港股ADR不但沒有大跌,還較香港收市價高68點,表面來看,市場已經消化《反蒙面法》的負面消息,政治因素對股市影響未算太大。

羅奇睇好 黃金大升

  之前一度傳出聯儲局在九月減息後,12月不會再減息,令金價在高位回落,但經濟數據不理想,市場現時估計聯儲局會在10月再次減息,顯示聯儲局的寬鬆貨幣政策已經成為趨勢,利息會繼續走弱,美國甚至會再次推出量寬。前大摩策略師、現任Independent Strategy的全球策略師羅奇(David Roche)估計,明年金價會飆升30%,至每盎司2000美元,現貨金價則在周一亞洲市收報1507美元。

  羅奇說,由於各國央行踩低法定貨幣價值,未來情況將會變得更加糟糕。人們要尋找另一種替代貨幣,黃金就是最好的替代貨幣,因為相對比較安全。部份國家已經負利率,比起要支付利率的存款,黃金雖然沒有息收,但不至於要付息,持有黃金的成本為零。他估計,今年年底金價會觸及1600美元,明年將升至2000美元。

  據羅奇的分析,各國央行都未能夠達到其通脹目標,她們有相當的理由擔心下一次衰退即將出現。羅奇說:「央行不是在說她們已經做得夠多,而是說,我們知道政府要花大量財政資金,央行可以提供幫助(意思是除了政府可以擴大支出,央行也可以放水提供流動性)。」他認為這就是現在央行新制度,也是要買黃金的主要原因。金甲蟲聽到羅奇的講法,一定會相當高興。

黃金破位 二波上升

  讓我們重溫一下黃金的中長期走勢。看黃金過去五年表現,自2014年至今,很少超過1370美元水平,但在今年六月之後,金價升穿這水平後急速向上,直衝1550美元高位,之後在1500美元左右徘徊,黃金突破五年高位向上趨勢相當明顯。如果看更長期走勢,你會見到黃金在2011年升上1900美元歷史高位後一直回落,至2016年見低位。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央行大幅放水,令黃金直線向上升,但由於升得太急,在央行結束量寬前見頂回落。2016年黃金見底,展開現時上升浪,其實是在炒金融海嘯之後第二個放水浪潮。

  從宏觀分析,全球央行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大量放水,歐洲放水較美國略慢,日本亦一直在進行量寬。全球央行只有美國停止量寬,並進行一個頗短的加息周期,但現時也開始減息。

  換言之,全球央行這10年以來的減息加量寬,除了美國之外,根本沒有真正救起歐洲和日本經濟,她們沒有條件停止量寬。例如歐洲此前一度停止量寬,但今年年底又將會重啟量寬。

  全球齊齊印銀紙,令資產價格上升,造成虛假的繁榮,但對環球實體經濟支持不大,歐洲經濟更顯疲弱。接着問題就來了,究竟進行第二次放水潮,是否那樣容易托起經濟,還是經濟會好疲軟,要進行長期量寬呢?甚至長期量寬也不能夠為經濟止血?

  現時較大可能性是即使量寬,也只是頂住環球經濟不跌,不能夠托高經濟,如果是這樣的話,金甲蟲便很開心了,因為去到最後,這不是一個通脹的世界,而是通縮的世界。因為環球央行需要持續放水去硬托經濟,錢愈印愈多,黃金供應有限,自然會令金價上升。所以羅奇估計黃金明年會升至2000美元,並不是一個很誇張的夢想,而是有實現的可能。

美債過量 危機隱現

  除了全球寬鬆有利金價外,另一個對金價利好因素,是美元作為儲備貨幣價值正不斷下降。不斷膨脹的美國國債,本身已經不利美元價值,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預計,聯邦政府在未來十年,會再增加11.6萬億美元赤字,到2049年,美國國債將超過美國經濟規模的1.5倍。截至9月27日,美國聯邦債務赤字已超過22.6萬億美元。美國聯儲局透過寬鬆的貨幣政策,不斷稀釋全球利差,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向全球兜售美國國債,轉嫁每年約一萬億美元的赤字風險,予接手國債的國家或者私人投資機構。

  美國經濟過去成功模式是透過石油、美元和美債三者的循環關係,間接在全球抽水。隨著美國濫印鈔票和美國赤字過大問題浮現,加上特朗普上台後到處向人開刀,令到多國減持美國國債。據美國財政部數字顯示,中國今年1至7月,便減持164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持有美債數量降至1.1萬億美元,是兩年以來最低。自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中國持有美國國債的規模下跌890億美元,與俄羅斯減持美國國債規模相當。新興國家在大幅減持美債的同時,以50年以來最高速度增持黃金,以黃金填補外匯儲備。

中俄央行 大儲黃金

  目前全球央行的黃金儲備,較2018年增加651.5噸,增加74%。背後最大莊家是中國和俄羅斯兩國央行,俄羅斯的黃金儲備在今年9月突破298噸大關。兩年前,黃金佔俄羅斯儲備的2%,現時已上升至20%!截至今年8月底,中國亦連續九個月增持100噸黃金。

  美國金融網站Zeroheadge分析,中俄大幅拋售美債的同時,持續買入黃金,是上世紀70年代以來,美元錨定美債時代提早結束信號。

  俄羅斯突然加入中國的支付系統CIBS,中俄和金磚五國都打造一個統一支付系統和建立一個全新實物黃金交易系統,更似是中俄等多國去美元化進程。各國為美國超過22.6萬億美元的債務赤字風險做好準備,金融市場在向黃金掛鈎。

  美國透過濫發國債,同時維持美元霸權策略,實際是一種向全球抽水的策略。自1971年以來,美元兌主要貨幣匯率已經下跌50至57%;兌歐羅下跌57%;兌瑞士法郎下跌77%;美元兌黃金價格更下跌97%。

  美國不斷印鈔,貨幣不斷貶值,然後進行全球購買,向全球抽水,以維持金融強國地位。但當主要國家央行逐漸不相信美元,逐步增加錨定黃金比重時,相信美元下跌速度會更快,黃金升幅會加劇。

  金甲蟲唯一風險是中美達成貿易協議,會推動一浪美元上升、黃金下跌的去風險浪潮。即使出現這種狀況,也還是買金的好時機,因為就算黃金較深度回落,不等如上述所講的宏觀大勢會轉變。美國一日不改變每年近萬億美元的財政赤字政策,不改變與中俄伊朗幾方面齊齊開刀的策略,只會加速這些國家的儲備去美元化,長線有利黃金,對美元不利。

  所以現在也是時候在黃金調整時,在投資組合內增加黃金ETF。黃金ETF槓桿較少,風險較低,可以對沖股票持倉的風險。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