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里山——堪輿與環境學

  大家都明白人力始終都是有限,一直都認為能平均在天地人三才方面互相配合才是全面的方法。過去都說是很多關於地理的力量與人的關係,這個影響是相當大的。中國文化在這方面是有最多的研究和學理是最全面的,在各個民族都有自己的環境學和統計,我亦看過不少,很多的近代研究亦做得很細緻,兩者不應相提並論,而是要互相配合。最不一樣是中國堪輿學加上時間和空間的系統。中國堪輿學很有智慧的將元運,即是時間的興替放入計算之列,例如大家都有季節的研究,但去年的十二月,今年的十二月和二十年前的十二月是有所不同,這就是時間性的衰旺,中國堪輿學各門各派都會有自己的時間運算系統,有用天干地支、六甲符頭,之前說過的二元八運、三元九運,和甚至是烏兔太陽的各種時間系統,琳琅滿目不能盡錄,但可以肯定的時間和堪輿學是有直接關係。

  第二樣和西方最大不同的是方位的研究,在西方的環境學一般只是將方位分為八個,每個方位佔四十五度,但中國的堪輿學就將三百六十度除以不同等份,產生了不同門派和方法,大家都會見過風水師手持羅庚,羅庚不是道具,亦不是一件法器,其實是一件量度磁方位的一件工具,正如我所說中國以外的民族就用指南針,分八方,三百六十度,但中國堪輿學在羅庚上分了不同的層數,每一層和幾層其實是不同的門派使用,簡單的大家都是將三百六十度來分,有些是均分,有些是不均分。例如分八份的多是先天八卦和八天八卦。堪輿學對待方位十分仔細,另外最常見的分為二十四份,我們稱之為二十四山,是由十二地支,八天干(沒有戊己),和四維(乾巽 艮坤)加起來為廿四份。

  當中亦蓋了時間性,但比起八個方位起碼細緻三倍以上。有些分六十份又有些分七十二份,一百二十份,甚至三百八十四份。舉例穿山七十二龍和透地六十龍分金,一種是用來量度山峰和我們的關係,另一種量度龍脈入穴和龍行過峽的角度,可見堪輿學對角度的要求很高。

林國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