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里山——虹光身

  因為有時版面問題,如星期二見不到「五里山」,可能會在星期五刊登,敬請留意。

  上周出發去不丹朝聖和參加一個大型連續十數晝夜不斷的竹千甘露法會。今次的朝聖是歷年見識最多的旅程,亦因為當地朋友的關係和累積了不同經驗。在傳承上和密承的知識增益不少。有機會和讀者分享,每次的朝聖旅程都能見證很多不同不可思議的聖蹟,亦是朝聖精彩的一面。

  可能會有讀者在網上聽過,得道的修行人圓寂後,身體不腐化,保持金剛不壞的遺體。有些頭髮會慢慢生長。在香港和嶺南地區都有這種聖蹟,但在藏地更奇妙的是這些修行人圓寂後身體不但沒有腐化,而且身體一直縮小,有些會縮少到一肘的長度,盤腳遺體的高度大約一英尺多一點。奇怪的是全身的體骼包括頭骨都在縮少。這是有違反身體結構的現象。我親眼見過的不止一次,數年前大成就者當代高僧阿青寺的阿秋喇嘛圓寂後,我日夜兼程趕到甘孜為見上師遺體一面,我當時每年都會入康區晉見喇嘛,阿秋喇嘛個子高大。但我趕到見阿秋喇嘛圓寂十天後的法體,明顯縮小了,喇嘛近身說法體每天都在縮小,後來作火化的儀式。

  今次見的是不丹一位大成就者瑟波寧波車的遺體。這種是在藏傳佛教一種修練的境界虹光身,虹光身的示現有多種,往生後化作一度彩虹然後消失。有些就是法體一直縮小直至消失,有些會縮到一肘的高度。更有些火化後出現大量舍利,有甚至在爐上噴出大量舍利子。更有些火化後的骨頭出現菩薩的法相。以上所說的在現今科學社會覺得匪夷所思,但實在有太多見證。一直知道不丹的瑟波寧波車是一位修行極高的瑜伽士,惜一直未能前往不丹晉見,六年前我第一次到不丹,可惜他已圓寂了兩年,享壽一百零二歲,他整個傳承都是十分高壽,傳說有更高壽的上師和師兄在偏遠地閉關修練。六年前在不丹見過寧波車去世兩年的法體盤膝而座。身體和正常人無異,並未腐化,相當完好,下期待續。

林國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