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起跑線——教育黑手

  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日前接受訪問時,提及部份年輕人反共,是因為有部份教師很反共,在設計通識課程教材時融入了有關思想,故認為應取消通識科中「現代中國」單元的必答題。言猶在耳,香港大學前校長徐立之透露,當年新高中轉制取消會考轉為文憑試時,教育當局「用槍指住大學校長」,強迫大學以「3322」作為最低收生標準,此舉導致學生只專注必修科,沒時間修讀高階數學和社會科學。

  兩件事共通之處,是當權者在判定學制發展時,或是出於政治考慮、或是基於官僚強權,總之都不是把學生利益放在首位。關於通識教育,左派圈子近年不斷把年輕人參與政治活動與通識科掛鈎,忽略了整體社會其實已變得政治化。范徐麗泰指教師反共導致學生也反共,這種連繫不知有何根據?事實上根據教育局委託中大社會學系進行的研究顯示,對通識科較感興趣的學生,較有興趣參與投票而非上街抗爭。

  通識科是於二○一二年取消會考改行文憑試時,成了新學制下的必修科。文憑試推行數年,至今認受性仍成疑。徐立之提出的最低收生要求漏洞,影響了學生在選修科方面的成績;而尖子為逃避新制轉讀IB,或索性提早負笈海外,無疑導致精英學生流失。教育官員思慮不周卻要強勢主導,加上政客推波助瀾,可歎香港教育前景堪虞。

Jenny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