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起跑線——鼓勵炫富

  國際學校學費不菲,但其實在學費以外,巧立名目的強制收費並不多。不強制,但會勸捐,以不同主題和形式出現的籌款和義賣着實不少。本來做善事多多益善、少少無拘,然而當「善款」的受益人是學校本身時,問題便變得複雜。

  孩子的學校每年均會印製籌款獎券,「呼籲」學生幫忙兜售。每當被親朋戚友問到善款的用途時,均有點啞口無言。「款項是用來改善學校設施的。」「但私營學校已收取昂貴學費,當中不包括改善設施的嗎?」為免愈說愈尷尬,通常自行買下數張交差了事。

  問題是,若然人人都只賣出那三數張,便難以達至籌款目標。於是乎,為鼓勵大家落力籌款,賣出最多獎券的學生竟然會有獎勵:為期一個月的lift pass(平日升降機是老師專用,學生規定要走樓梯)。

  賣學校獎券有獎勵,其商業味道已令人不安,更令人吃驚的是竟然有學生(或家長)一出手就數千元,狂掃數十疊獎券以求取得lift pass好在社交媒體上炫耀。一個lift pass界定了老師與學生的「等級」,也成了部份人對貧富的界定。

  記得好幾年前,有家長提出在學校開放日借出名車,若捐款達某數額,便可試坐名車又或跟名車合照云云。坦白說,即使是出於好意,此等建議還是相當令人嘔心。我們一方面教導孩子人生有無限可能,卻同時在有意無意間不斷強調金錢的萬能。如此扭曲的價值觀,既缺乏品味也不合時宜。

Jenny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