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起跑線——唔好講大話

  我家大帝A從小有說謊陋習,大至是否已做完功課,小至有沒有把水樽內的水喝完,他都可以面不改容地說出一個跟事實完全相反的答案。但東窗總會事發,經常把媽媽激得半死。

  到他長大了,跟我可以「平起平坐」對談,說起小時候的頑皮事,他承認講大話並非一時頑劣,而是經過精心計算的舉措。一件事做錯了或做得不合乎長輩的心意,自然會惹來責難。但若講大話呢?被揭穿了,當然會招致更壞的後果,但若順利「過關」,那件錯事,就可當作壓根兒沒有發生過了。根據當事人的非正式統計,歷年來大話被揭穿的比率約為四成,換言之,要騙過那個蠢媽媽,沒有想像般困難。

  我驚訝於這個積犯的坦白,同時心平氣和問他:既然成功率較失敗率高,何以現在改邪歸正?他說因為某次被揭發後,發現媽媽一個人躲在房間裏痛哭,他於心不忍,並且終於明白到,即使大話被拆穿的比率相對不高,但只要一個大話爆了煲,其帶來的惡果(譬如令媽媽心灰意冷),可能遠超之前所有大話合共得到的甜頭。

  大帝A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孩子,從短短的人生閱歷,已參透講大話沒有好結果的道理。原來教導小孩不要說謊,不能一味站在道德高地,反而告訴他們講大話的惡果,更能打動人心。最佳例子是新任政府高官的豪宅僭建風波,兩張google maps已令一個大話徹底被摧毀,後果可以多嚴重?拭目以待。奇怪是一些位高權重、見慣世面的大人物,幾十歲人仍不明白大話被踢爆的風險。

Jenny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