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紮頭紮腳(二)

        警隊今天很大部份的警官級都是從紮頭紮腳晉升,以往,特別是在殖民地時期,紮頭紮腳出身的會被直接加入警官階級行列的外籍和部份本地同事「歧視」,除了他們年紀比較大外,他們的英語水平亦備受批評,有時甚至有點「雞蛋裏挑骨頭」之感。在殖民地時期,警隊最上層全是英國人,所以華人,特別是紮頭紮腳晉升的,不論能力有多高,都只能望門興歎!從不敢妄想有一朝能攀上這權力核心!

  隨著香港回歸祖國,華人晉升機會便平等很多了,雖然留下來的外籍同事,仍得到「特別好的照顧」,例如他們仍不用擔任主要使用廣東話的崗位。很多紮頭紮腳晉升的都有機會攀上高位,以往能晉升到警司級已是鳳毛麟角,不知前世積了多少福呢!

  紮頭紮腳出身曾創造紀錄的有洪克偉(左圖右二),他一九七五年加入為警員,二○一三年退休,職級為高級助理警務處長。破了他紀錄的則是剛退休的周國良副警務處長(管理,右圖左),他一九七八年加入警隊為警員。更上一層樓的則有區志光副保安局長,他一九八○年加入警隊為警員,官拜高級助理警務處長。

  除了紮頭紮腳晉升外,警隊亦有一些人比他們更厲害,包括一位在警署從事粗活和替警察擦鞋的人(俗稱後生Room Boy)加入警隊為警員,在殖民地時期晉升至總警司才離開警隊,更考獲大律師資格,繼續服務社會。

  警隊中其實有很多這類的勵志故事,很多能自學成才,在輪更和惡劣工作環境下仍能「苦」讀夜校進修等故事,很多加入警隊時小學都未畢業,到後來是擁有數個學位的學人。

  所謂英雄莫問出處,成功的鎖匙就是努力加上少許運氣,相信這類故事每天仍在警隊發生,但今天的同事已比我們一代幸福了,警隊現時的各種有系統培訓和提供外訪的機會,使有志同事眼界大開,為自己明天好好計劃,上級亦大力協助及愛惜人才,使目標更有計劃地達到。

  不可不提是我們的年代,努力和力爭上游是受到白眼和歧視的,仍記得我當警長時,在藍帽子營受訓,很多人(尤其是那裏的教職員)知我有機會晉升,千方百計戲弄和「搞破壞」,務求使我出錯而受處分,影響升職,幾經艱苦,咬緊牙關,終能在藍帽子結業當日晉升為見習督察,慶幸自己當時能沉著氣,笑罵由人,把被戲弄和白眼化為力量。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