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警察已婚宿舍小故事

  最近有報道指出,被政府收回及空置多年的西環加惠民道前警察已婚宿舍,拆卸後將興建成海景居屋和公屋,使我想起很多前已婚警察宿舍(是分配給已婚的員佐級人員(警員至警署警長)),都是坐落在今天的地王。有見及此,政府已把大部份收回,賣地興建豪宅或改作宿舍以外用途。宿舍則重置於沒有這麼旺的區域。所以政府應將新的警察宿舍建得大些和增加設施。

  五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香港慢慢恢復過來,警隊開始大招募,希望招聘多一些本地人(其實很多都是從內地逃避日本人侵略及後來的國共內戰而來)當差,為了減少流失率及易於管理(那時警察是二十四小時當值,即使下了班仍須隨時候命,受紀律及有關警例約束,例如不可以隨便離開自己駐守或居住的區域,更遑論離開香港)。

  更重要是那時社會很亂和通訊不發達,很多時候是在很短時間需要很多警察,俗稱響警鐘及落大閘以防止差館被攻佔,最好方法是將未婚警察留在警署(那時的警署設有營房(俗稱吧叻直譯英文Barracks)供人員休息,很多單身同事一生就是住在不同警署的吧叻直至退休),將已婚人員安頓在警署附近的已婚人員宿舍內,隨傳隨到。

  那時的員佐級已婚警察宿舍是歸警務處管理的,高級警官經常巡查,很多活動是受限制的,包括甚麼時候關燈和准養甚麼寵物等。宿舍內亦住了不同階級的員佐級人員,發揮以華制華及互相監察作用,宿舍內亦住有不同種族(例如巴基斯坦)和不同鄉的(例如山東威海、上海、東莞和潮州等)的人員,一方面是互相團結,另一方面亦是互相監察和取一個平衡。

  因警察妻子(警嫂)亦來自不同階層,有從鄉間來,有本地人等,因警察接觸面廣,有機會接觸從事不同行業的女子,所以警嫂亦有來自各方各面的,在宿舍這特別環境下,亦產生很多另人難以想像的「有趣」事情,但最有趣還是很多警嫂的處世態度會隨著丈夫警察的階級而有所改變,有時連警察子弟都會受自己父母的階級影響而對社會有不同看法。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