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騷擾式冚賭

  警察對付外圍賭檔之法不外是騷擾式,即加派人員在可疑地點巡邏,使賭客卻步,特別是有賽事的日子;另一方面是派人混入其中參與賭博後,一舉拘捕主持人和參與賭博人士。最有效方法是從線人收買情報,線人費是有定額,或根據拘捕人數和檢獲的賭款來釐定。在那普遍行賄及貪污年代,打擊外圍賭博是不受一般市民大眾歡迎的,因為他們是樂於參與外圍賭博,作為娛樂及生活一部份,旣方便又可賒數,有些更有折扣優惠和借貸,如偶有斬獲更可呼朋喚友大吃一頓,在枯燥和每天都為口奔馳的生活平添一點樂趣。另一方面,亦擔心那些有黑社會背景的經營者,如不從外圍賭博中賺錢,便會為非作歹,做一些更損害大眾的勾當。

  有線的家居電話八十年代普及,外圍狗馬經營亦踏入一個新紀元,外圍檔可設在任何地方,只要有一個地線電話便可。所以很多住家及辦公室被「外判及輪流」用作收取外圍纜的地方。那時馬會場外投注站已開始在各區開設,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為了打擊外圍賭博(這說法直至今天都是有爭論的!)。為了增加馬會場外投注站的生意及打擊非法賭博,警察打擊非法外圍的力度亦提升。因外圍賭檔是靠電話經營,他們提供給賭客的都是一個電話號碼,方便投注。所以只要掌握到那號碼,便可破案,那時香港只得一家電話公司,而申請電話一定要透過嚴格審批,包括確實地址等等。在未發明室內無線電話及飛線之前,偵破外圍收纜檔是較容易的。後來為了逃避警察,亦發明了水溶紙,即收的纜寫於水溶紙上,在電話下放一桶水,在警察破門入屋前,所有波纜都丟入水桶中溶掉或掉入馬桶沖走。警察在苦無證據下,只有收隊離場,及安排賠償破壞了的門或窗;但一般外圍主持人都不會追究警方和索取賠償,一來手續繁複,二來不想開罪警察,以免自找麻煩。

  其實警察與犯罪者鬥智鬥力鬥科技是從不間斷的,包括電話飛線往內地,甚至外國等。而現在互聯網及智能手提電話在無疆界的發展下,執法取證及舉證愈來愈困難,可幸當初制訂法律時已想到這問題,只要在香港參與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賭博均屬違法。當年制定法律時的確有遠見!

  除了嚴打和執法外,教育和宣傳亦是非常有效的方法,所以近年警察都聯同不同機構和社會賢達及議員等透過不同媒體及方法做了大量這類工作去減少和防止非法外圍賭博,有些更是針對年輕人。

  作者簡介:前高級警司、歷史專家、博物館顧問。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