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人月未團圓

  不用我介紹或你或與他素未謀面,相信大家都知朱經緯是誰,他因執法而被判有罪入獄。

  剛過去的人月團圓中秋節,朱經緯雖已退休,卻未能回家與家人一起渡過。對於前線警察來說,與家人在節日一起做節,是一種奢侈,相信朱經緯在警察生涯中亦一樣。

  人是善忘的,大家仍記得多年前香港風雨飄搖的日子嗎﹖香港一夜之間「喪失」了法治,好像走入了殖民地時期的三不管九龍城一樣,三教九流和黑社會紛紛乘亂四處製造事端,大家仍記得主要街道被霸佔,巴士要改道,電車不能行走,日常生活被打亂,很多人生計受影響,機構裁員來減少開支等,更可笑連關雲長和上帝都被搬到路中來(見圖)﹗

  那時人人自危,誰來維持治安啊!根據法律,警察責無旁貸站出來,不同背景和目的的人製造事端,警察應付日常治安工作外,更抽調人手到旺角、金鐘和銅鑼灣,處理群眾活動,更要防止黑勢力利用這機會擴大和增強其影響力。由於佔中拖得比預期長,各區警力緊絀,當值時間一再延長,由八小時增至十二小時或更長,休假取消,不少警察工作休息再工作。除訓練有素的人員外,一些平常從事後勤,甚至身體有毛病的,亦被派到前線,大大增加指揮人員的困難,除了應付群眾挑釁,提醒各人忍耐和克制外,更要留意同事的身體和情緒,經長時期無休止的工作和在鎂光燈監察下,已到兵疲馬乏地步!

  回說朱經緯,一位資深前線警官,深得同事愛戴,事發時是新界區一分區指揮官,已屆退休年齡,他自願被徵召,帶領年輕同事到前線,在旺角執行職務,驅散製造事端人士,為防止暴亂,他採取受訓時所學及世界先進國家普通使用的戰術,驅散行動與防止頭目聚集,當時氣氛和緊張情況,如非「親臨戰陣」,根本不會明白。

  很可惜,部份事件被放在顯微鏡下加倍放大,總找到瑕疵的。在這緊張關頭和千鈞一髮下的反應,如非身處現場或親歷其中,其他人是很難想像箇中困難的。話雖如此,我相信每一判決,總有其理由的,還請大老爺高台貴手,在再考慮時,能思考這是一個非常時期作出的非常決定,未有前人嘗試和經歷過的。我不知他的上訴成功率有多大,先讓我心中的良心法庭判他無罪吧!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