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黃牛黨

  近月有報道排隊黨(或稱黃牛黨)多是南亞裔人士(見圖),而他們肯定不是實際觀眾,排隊是牟利,背後相信有人操縱等等,更有內地人在排隊期間被襲等治安問題。

  排隊黨在香港不是甚麼新鮮的事物,只要供求失衡,排隊黨便出現,香港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便有黑社會控制的黃牛集團,專門在供求失衡時出動,包括足球賽門劵和八、九十年代的炒籌買樓和炒月租停車場月票籌等。他們除了派人「靠惡」霸位排隊外,更在人多時製造混亂,以便他們黨羽乘亂霸佔前列位置等伎倆。

  除了大家見到的勾當外,亦有勾結票務供應者,從中得到「黑市」供應門券或其他票等。

  那時很多人曾光顧過的相信是去澳門的黃牛船票,那時因為來往港澳的人甚多,而船的座位有限,因那時未有高速船,大客輪來回港澳要差不多八、九小時,所以船班不可能太密,特別在大時大節,很多人需要往來澳門,或經澳門到內地,船票供不應求,但很奇怪大部份船票都落入港澳碼頭那些炒票人手中,善價而沽。

  後來改用高速船,但炒船票仍然嚴重,二○○一年十一月,港島總區反黑組派出卧底探員,偵查港澳碼頭炒船票情況,結果成功搗破該炒船票黨,拘捕七名有黑社會背景男子,他們與澳門賭廳職員勾結,非法取得大量船公司送給客人的船票贈劵,炒賣圖利,更影響正常票務運作。

  現時在街上排隊買演唱會等門劵安排是不可以接受的,因很多時都是因主辦機構流出供公眾人士購買的佔所有門票的比例小,因而造成一個供不應求現象,亦有部份是借此宣傳,相信這情況用網上或實名登記是可解決的。當然,是所有演唱會或其他活動都是受歡迎的,如「一刀切」用實名登記亦會浪費人力和減少門劵的流動。

  動用警察去處理這類瞓街排隊購票情況不但是浪費警力,同時亦是吃力不討好,所以應由主辦單位或售票公司安排保安人員去處理排隊等事宜。

  我居住的屋苑亦有售票點,我是極反對那些排隊黨在屋苑範圍內排隊及集結,亦反對屋苑派出管理員去維持秩序,所有這類工作應交回給售票公司自行處理。

  因牽涉利益廣和各持份者都不願徹底解決這問題,而落重藥又肯定不利於行業。因此,警察的介入只是「止吓咳」,執法同事亦不用太上心,只是一場不用排隊買票的「大都會鬧劇」而已﹗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