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保良局

  香港開埠不久,誘拐婦孺幼童、迫良為娼、販賣人口的事情經常發生。在一八七八年十一月八日,東莞縣僑商盧賡揚、馮普熙、施笙階、謝達盛等聯名上書當時的港督軒尼斯,倡議設立保良公局,以保赤安良為宗旨,籌集資金,緝拿拐匪。一八八○年五月獲港府批准,於一八八二年八月通過《保良局條例》(Rules for the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Women and Children)。初期工作是防止誘拐,保護無依婦孺幼童,並協助華民政務司調解家庭與婚姻糾紛。隨着社會轉變,現已成為一個龐大的社會服務機構,提供多元的服務。

  保良局的創辦者同時多是東華醫院的總理,初時使用上環普仁街東華醫院作為收容所,隨着服務範圍擴大,兩家機構逐漸分開。保良局於一九三二年遷入現址銅鑼灣禮頓道六十六號(見下圖)。

  保良局位於跑馬地警署範圍,屬灣仔區跑馬地分區管轄。我七十年代於跑馬地警署駐守多年,由警員直至警長,那時香港正是人浮於事期間,內地很多難民逃到香港,香港山頭木屋處處(見上圖),找生活是絕不容易,黑勢力橫行,治安極差,那時我們當值時受傷是一件平常事。很多家庭因「賣、當、借」(出賣勞力、典當物品包括衣服、棉被、向親朋借錢)不果後,迫於無奈要將自己兒女遺棄,特別是初生嬰兒或天生有缺憾的,父母只想骨肉得到好好照顧,遺棄前最後一個願望是希望將來有緣再會!很多都會放上一件信物,例如用紅繩織條小手繩繫於手腕或扣在包裹嬰孩的毛巾上。

  因那時一般人相信保良局是會接收嬰兒的,所以久不久便有嬰兒棄於保良局門外,我們巡邏時特別留意,很多時候是清晨六七點發現棄嬰的,偶爾亦有在下午三四時。我駐守期間亦處理十多宗棄嬰,通常會抱回警署,再轉送醫院。很多時候都是同事自掏腰包購買罐裝牛奶(鷹嘜或壽星公煉奶,那時奶粉未普及)開水餵哺棄嬰,很多時候需要多天才可安排臨時入住保良局或醫院,一方面交由偵緝部調查,希望能追尋到其父母或家人,但成功機會很微;另一方面,亦要向法庭申請保護令,以便交由社會福利署照顧,上法庭時,亦是由我們抱着去見裁判司,以便作出判決,很多時候因調查或醫學等報告未準備好,要抱那嬰兒到法庭多次,很多亦與同事建立感情,到最後送交福利署時都有點依依不捨。

  亦有父母因不忍心骨肉分離,跑到警署希望領回骨肉,最後要交法庭處理。回想當年被我們拾回的嬰兒,現已三十多歲了,相信仍惦念他們的生父母,只歎當年生活逼人才忍心把他們遺棄!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