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陀槍師姐第一槍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七日,早上七時四十分隸屬機動部隊(藍帽子PTU)三十一歲女警袁嘉穎(阿Wing)在深水埗港鐵站大堂近D出口,截查一男子(後知姓周,五十五歲,有襲警案底),那男子突取出鎅刀,企圖襲擊阿Wing,她為了保護自己和其他人,在沒有選擇情況下,千鈞一髮間,取出佩槍向該男子開了一槍,打中其腹部及將其制服,送院治療。是自開埠以來及女警於一九九五年全面佩槍以來,首位女警員在執法時開槍。警務處長更公開讚賞其判斷正確(上圖) 。

  香港政府於一九四九年招募了第一位女見習督察許錦濤,於一九五〇年招募了第一批女警員共十人,經訓練後,九位成功畢業,女警是不佩槍的,當中的女警員5010林靄思(十姐)(下圖)成為香港第一位獲短暫佩槍(只是在特別任務特事特辦時佩槍)的陀槍師姐。

  女警佩槍一直不被殖民地政府考慮,在七八十年代,更有聲音說香港(男)警察應該仿效英國,不佩槍,但鑑於當時香港警察是殖民地政府僅餘的武裝力量(英軍大部份已徹離香港),所以香港警察不被「繳械」,直至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很多省港旗兵在港犯案,槍林彈雨,警隊人手和火力都不足,當時港府更「急就章」嘗試女警以自願形式佩槍(因入職時沒有佩槍的要求,所以不可強迫),經試行後效果良好,亦有很多女警自願或「半自願(因擔心不佩槍會影響升職)」佩槍。

  直至一九九五年將佩槍包括於入職條件中,之後,所有女警都需要佩槍。

  自女警獲佩槍以來,只在二〇〇二年在油塘一宗勞資糾紛中,有一女警曾拔槍示警,直至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七日才有第一槍。有人會問為甚麼會「這麼遲」呢?

  其實雖然女警於九十年代獲佩槍,但女警員(不包括督察級或以上)比例都在百分之十左右,而她們工作亦局限於內勤或偵探部主管左右手等,而在街上巡邏的不多,即使巡邏車有一位女警,如有需要,都是男警打頭陣,而女警一般都被安排在後,使用槍械機會自然少!

  隨著女警員人數增加,而過往女警不需要接受的機動部隊訓練都加入女警了,她們不再是以往輔助性質(過往女警員只需進行一兩星期的機動部隊人群控制(crowd control))訓練,而是機動部隊小隊(Platoon)的一員,甚至女警司為大隊長(Company Coy)等都有。

  PTU工作主要是防暴,反恐等,而日常是到各區作反罪惡巡邏(Anti-crime Patrol),所以女警和男警一樣,每天都是在街上反罪惡,碰到罪案而需要使用槍械機會亦多了。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