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馬欖

  「馬欖」是七、八十年代公寓的俗稱,那時九龍的油尖旺、觀塘、新界的元朗和港島的灣仔和北角都有很多。

  馬欖主要分為兩大類,一是有「房心」(駐場妓女)或應召妓女服務,主要是單身男子光顧,另一種是「純粹租房」,即只提供房間短租或時租供不同類型客人使用,包括夫婦(因那時居住環境狹窄,很多在家中都不方便行周公之禮)、情侶、偷情男女和隨同舞小姐、妓女等男客人,一般分為時租和過夜。專攻遊客的大多在銅鑼灣區,因那時台灣剛解除軍法統治,很多台灣旅客湧到香港購物和旅遊,多是集中於該區。

         那時每個警區都有不同部門的警察巡查馬欖,而軍裝巡邏小隊巡查是主力,無論早、中、夜更都有巡查馬欖的,以早及夜更為主。因那時交通沒有現在這麼發達,很多時候馬欖成為賊人犯案後暫時藏身的地方,如發生了劫案等,各區便立刻巡查馬欖,很多時候都能成功在房間拘捕逃犯和起回贓物。

         法例亦規定馬欖管理人要記錄入住客人的姓名和身份證號碼,而入住的客人亦需填報有關資料給管房,所以在查房時一般是先檢查登記記錄,確定房中人數和基本資料,一般來說,一男一女是較正常的組合,如發現有不是這組合,定必列為首先搜查和提高警覺的對象。

         因房間通常都有電話與管房接待處連接,他們一般見到警察查房,大都很快便通知所有住客,目的是提醒他們穿回衣服等待警察查房,所以如果那次查房是有目的地追查逃犯之類工作,一定先派便裝人員到馬欖及禁止他們通知住客警察查房。

         在馬欖房間內,是有機會找到被通緝逃犯、揭發男子與十六歲以下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俗稱鑊仔牛柳)及藏有毒品等罪行。

         除了辛苦一面,例如忍受房中的酸濕肥皂(梘液未流行)味道、地上濕滑、隨處棄置的避孕套,亦有有趣的一面,例如一些自稱良家婦女的女子,她們的男伴每次都不同;亦見到不同的人生百態,有些房客是很害羞,有些卻催促我們查快一點,勿阻礙他們的好事,更有投訴謂我們突然查房影響他們的生理反應,這點我相信是有的,但礙於執行職務,人心肉做,真的有點歉意!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