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行刺港督

  香港自開埠(一八四一年)至一九九七年回歸祖國,期間歷任二十八位港督,只有一位曾被企圖暗殺,他就是梅含理(Francis Henry May 一八六○至一九二二年),他亦是唯一一位曾在香港當差的港督,他於一八九三年至一九○一年在港當警司(Captain Superintendent of Police),相等於現時的警務處處長。在警察司任內,他負責接收新界-英國強迫滿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不包括九龍寨城)及附近二百多個離島九十九年,由一八九八年七月一日至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止。他於一八九九年三月至四月接收新界期間,曾多次被村民圍困大埔山頭,險被殺害,他聯同英軍經六天與反抗村民激戰,才成功接收新界,但造成大量村民死傷,史稱「香港六日戰爭」。

  一九○一年,他獲升為輔政司,於一九一一年二月被調往英國殖民地南太平洋島國斐濟群島短暫擔任總督,同年七月回港擔任第十五任港督。七月四日,他和夫人乘坐輪船在中環卜公碼頭登岸,分別坐上兩頂四人大轎,前往大會堂宣誓為香港總督。就在去大會堂途中,有一男子突然從人群衝過警方封鎖線,走向載着梅含理的轎子,在幾呎外向他開槍,子彈在梅含理身旁飛過,打中其夫人轎子的木框,他非常鎮定,下令繼續行程,進入大會堂宣誓成為香港總督。但他從此坐轎,並在任內引入汽車。

  槍手李漢雄被在場警察拘捕,後被判無期徒刑。在審問期間,李漢雄供稱刺殺梅含理原因是他不滿梅含理處事不公及歧視華人,但那時處事不公及歧視華人是普遍的,所以一般相信另有原因;包括是梅含理當年擔任香港警察司期間,使用高壓及寧枉無縱手段對付黑社會組織,造成很多冤案,黑社會山主為了報復,僱用李漢雄為殺手企圖行刺他。另一較可信原因是梅含理在接收新界的六日戰爭及其後圍剿反英人士時,手段兇殘及殺了很多無辜的新界人,而李或其家人是其中一些受害者,故萌殺機。

  他是在香港殖民地期間,唯一被企圖刺殺的港督。他亦是歷任港督居港最長的,從官學生年代開始,歷任多個公務職位,直至官拜港督,他居港接近四十年,直至一九一八年因病離任,次年正式退休,一九二二年病逝。

  在香港,以他名字命名的地方有港島半山梅道;香港大學的梅堂;而他的銅像亦曾豎立於中環,可惜於第二次世大戰時被日本人拆下及運往日本,戰後港府曾派人到日本搜尋,但找不到,相信已被溶掉來製造軍械和子彈等武器。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