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香港一九六九

  翻開史冊,不難找到一九六九年的一些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二十周年,文化大革命席捲全國。在香港,人口上升至接近四百萬,剛從一九六六年的天星小輪加價引發暴動,繼而一九六七年由內地文革激化的暴動喘息過來,殖民地政府正努力綢繆如何使這塊殖民地長治久安,容許不同聲音及增加房屋等福利。英國政府為了感謝香港警察和輔助警察在一九六七年的英勇及平亂有功,賜封皇家名字及由雅麗珊郡主為榮譽總監,香港警察和輔助警察從始獲御賜成為「皇家香港警察/輔助警察」,直至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晚回歸祖國前一刻。

  一九六九年,在一位年輕英國藝術設計師Redge Solly(蘇理治)來說,他不知東方世界的事,在倫敦辦公室偶然看到《泰晤士報》(The Times) 的招聘欄有一份在香港的廣告主管工作,不知甚麼原因,他被這份工作吸引,在倫敦見工後被聘來香港工作。在那時,一般英國人對香港沒有印象,有人說香港是日本一部份,有人看過一九六五年出版的英文書「The World of Suzie WONG 蘇絲黃世界」得知香港有地方叫灣仔,那裏有一位東方美人叫Suzie 姓黃/王。

  那時還未有直航飛機到港,經多程轉機,於一九六九年九月十三日到港,月租七百元租住於中環雲含街一小單位。他不被中環古老建築物滙豐銀行和郵政總局等大廈所吸引,因太像他老家倫敦的古老大宅,他卻被一些對他來說陌生的景物所吸引,包括上環褪色的舊樓,市民的日常生活,灣仔蘇絲黃世界,美軍在灣仔醉生夢死後返回越南戰場,渴望有命再來的末世人生百態。

         生活方面他不喜歡到香港會(Hong Kong Club)喝咖啡吃西餐,喜歡與本地同事朋友到中式酒樓飲茶吃點心,假日結伴到長洲等地方遊覽,看看島民的純樸生活。他所見所聞,都一一被他當年相當先進的35mm Pentax(賓得)相機拍下。因與公司有意見,他一九七○年帶同他的膠卷(菲林)離港,在澳洲工作五年,再於一九七五年回港找工作,後加入政府新聞處,更駐守警察公共關係科多年,一九九七年退休。

         一個偶然機會,他已遺忘多時的一九六九年拍下那些年香港的菲林年前在澳洲雪梨被發現,拿回港沖曬出非常精采的一九六九年香港人民風景照,為了讓更多人了解一九六九年的香港,印刷成一本名為「Life in Hong Kong in 1969」的攝影冊,內容精采和看到那時的香港,生活和各方面的動態,當中包括政府近距離監察市民(右圖),能在一書看到那些年一整年的事情,實屬難得,值得向大家推介。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