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港式步操

  月前網上流傳一錄影片段,看見香港一紀律部隊使用「鵝行鴨步」式步操代替源用多年的「香港式」步操進行畢業典禮。

  有說這是「中國式步操」,是仿照解放軍軍操,我看後只可說有點似。解放軍軍操是源於前蘇聯,蘇聯軍操是仿照德國前身的普魯士陸軍,因軍人長期接受軍事訓練,在體能要求及用於步操的時間與香港的紀律部隊不可同日而語,所以軍人在步操和行進間的轉動動作是有力和敏捷的,而步操踏地聲是沉實和步操步伐是清脆的。

  另一討論是香港紀律部隊應否仿照解放軍或中國儀仗部隊的步操,而放棄現時演變自英國陸軍的步操方式。很多人會誤把現時香港警隊和主要紀律部隊,以及大部份制服團體例如香港交通安全隊的步操是英國式,又政治化後扣上「去殖民化或戀殖」的帽子。其實現時的「香港式」步操已和早期的英國式有很大分別了,只可說是源於英國海外軍隊,但不斷改變及加入香港(甚至是中國)元素,被香港「同化」 及進化為香港式了。在訓練時保留步操,跟着音樂的節奏行進和做出各樣花式動作,目的是提升人員的體能、身體協調、服從性和紀律,從而發揮團體精神、促成注意力集中及成員之間良好默契等,在警隊,對使用槍械和在危急關頭時互相掩護發揮很大的作用。

  在二戰後成立的警察樂隊亦由一支軍樂隊及前軍人擔任領隊指揮蛻變成一支香港紀律部隊樂隊,由警察音樂家領導,樂曲亦由純英國軍樂改為國際化及於七八十年代加入本地流行曲及中國樂曲,例如《大丈夫》和《中國心》等曲目。

  香港是一國際大都會,而英語是國際語言,已不是英國人專用,所以在步操時使用香港英語是保持「香港式步操」的基本條件。

  中國之大足以融入各種文化和生活方式,各取所長和互補不足,「香港式步操」正好代表香港,我相信盲目追隨,不斷看風使舵,很易變成伊索寓言「父子抬驢」中拿不定主意的主角了。

  一如一九九五年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環先生在人大及政協會議中,就香港問題發表了「紫砂茶壺」論,說有位老太太賣紫砂茶壺,有一位顧客看到壺裏滿是茶垢,知道這是個上百年的好茶壺,於是用重金買下,並說待一會來拿。但老太太想茶壺內那麼多茶垢不好,就把茶漬全洗掉,結果茶壺一文不值了。意謂很多事情,不理解就不自覺,就很難把好東西堅持下來,把好的去掉也不知!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