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花紅更和ADA

  之前談過澳門的「旅遊警察」,在澳門當差,除可做旅遊警外,下班後亦可當「花紅更」。

  根據澳門法例,治安警察局可因應個別部門、公司、機構、團體或個人之申請,對有關維持治安、公共秩序、人群管理及交通安全等工作,安排休班或休假及自願的警務人員,由警員至警司級,提供「有報酬之勞務工作」,賺取額外報酬,俗稱「花紅更」,一般為每天四小時或以下。

  香港警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及八十年代初期,亦有類似澳門的「花紅更」,稱為額外職務津貼(Additional Duties Allowance,ADA更),受僱於政府。

  香港政府成功鎮壓六七年暴動後,從新檢討其管治方式,以增強其認受性及市民對殖民地政府的好感,另一方面亦加強其在不久的將來與中國談判香港前途的籌碼,檢討結果是良好治安是「討好」市民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因那時香港治安是非常差。

  七十年代初期為了打擊罪案,便推行一連串的撲滅罪行運動,最佳方法是增加警察人手和加強破案能力;但增加人手需時,最好及最快方法還是增加工時,所以便鼓勵同事落更(放工)後或返工前多做幾小時。便裝警察則視其需要,例如查案、接見證人等;軍裝警察便在返早更(早上七時至下午三時)後,繼續工作四小時,下午四時至八時;返中更(下午三時至十一時)則在早上加班四小時,一般是上午十時至下午二時,ADA更主要涉及前線員佐級(警員至警署警長)。亦因公務員事務局對領取津貼有限制,最初上限為每人每月六十小時,後因越南船民等問題需要更多人手,曾將上限加至每人每月一百二十小時或更多。

  ADA更在便裝人員(左圖)方面推行得很好,他們只是工作多數小時及提高破案率便可。在軍裝部推行初期是有些問題,因有些警署要求同事穿着軍裝出ADA更,因那時的制服是不舒適,穿十多小時是極其辛苦,最麻煩還是穿起制服,「限制」多了,同事多不願意。有見及此,便改為穿便裝出ADA更,因彈性較大,很多人都樂意出ADA更。有趣是當時警槍不夠用,很多時都需重用一款因較易走火已退役的拗輪手槍(上圖),為防走火,只入五粒子彈,向撞鎚位那粒留空。

  ADA更推行可算是成功,因實際街上是多了便裝警察在街上,雖然有部份同事出更後便到酒樓、麻將館、波樓(桌球室)、遊戲中心等消磨他們的ADA時間,但不減其撲滅罪行的效果,例如將一向是黑社會聚腳的波樓變成一正當康樂消閒地方等。

  隨着香港治安改善,政府亦不願花錢在這方面,ADA更慢慢收緊及減少,變成一種有需要時才發放的津貼,而軍裝部則全面取消,用補假等方法去取代ADA。

  ADA後來改為DSOA(Discipline Services Overtime Allowance)紀律部隊逾時工作津貼。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