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大館——監獄印刷工場

  「大館」本來只包括警察建築物部份,但活化後把監獄和裁判署部份納入。

  現今,懲教署(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編按:舊稱監獄署 Prisons Department)在多方面為在囚人士提供職業培訓和工作,使他們獲釋後能有一技之長,亦透過工作打發時間及賺取零用錢,供購買日用品和食物等。他們的產品包羅萬有,由小飾物到傢俬都有,可從每年在赤柱懲教署舉行的慈善賣物會看到和購買。

  追溯香港開埠初期,建於今天大館的Victoria Goal(譯作中央、域多利或維多利亞監獄),當時的監犯除做苦工外,能維持最長的工種是印刷。香港政府最早印刷及發行的官方公告是於一八四一年五月的《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見圖)(譯作《轅門報》、《香港政府公報》,後譯作《憲報》),亦同時在一份名為《中國之友》的報章刊登,直至一八四五年改在《中國郵報》刊登。於一八四五年,政府將憲報及其他官方刊物的印刷工作交給安德魯先生(Andrew Shortrede)負責,而他職位是維多利亞印務局長,相信是維多利亞監獄的官員。直至一八六○年,政府部份印刷工作外判給一位來自澳門的葡國人羅朗也先生(Delfino Noronha)創辦的印刷公司羅朗也印字館(Noronha Printers & Writers Co)負責。起初只簽了十二個月合約,但不知甚麼原因,一直延至一九五○年代。

  該印字館亦在中環搬遷數次,威靈頓街奧士域台、泄蘭街、都爹利街等,最後搬入維多利亞監獄。監獄署於一九一三年在剛建成的F監倉用作印刷工場,供犯人參與職業訓練,以及為政府印刷一些有時限機密(例如《財政預算案》)文件及刊物。一九三○年拆卸該倉及將之改建成更大的監倉,用作紡織及印刷工場。一九四○年年產量為二十多萬冊政府刊物及不同種類文件。除了印刷書籍文件外,香港政府為了應付二戰戰事日軍逼近香港,市面輔幣短缺,於一九四一年五月發行低面額紙幣(見圖),相信都是在F監倉由監犯印刷,直至同年十二月香港被日軍佔領為止。

  二戰時期,大館遭日軍佔領,監獄改作不同用途,包括扣押公務員、市民、審訊及行刑等用途。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後,整個建築群因日久失修及曾遭日軍和盟軍轟炸,非常破爛,復修後於一九四八年重用。F監倉繼續交與香港政府刊物外判商Norohna使用,直至一九五二年政府印務局正式成立為止。

  屈指一算,羅朗也印字館為香港政府提供印刷服務差不多九十年,而該公司及印刷工作亦是「大館」的重要組成部份。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