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去「拜山」帶叉燒飯

  今天香港的罪案率,是七十年以來最低,六七十年代香港治安卻是非常差的,例如女士在徙置區(公屋前身)公眾浴室沐浴時被偷窺或非禮是常見的事,所以那時家裏有女士洗澡,家中男士便如臨大敵,在公眾浴室門外守候。

  一些治安差劣的屋邨,例如東九龍的東頭邨更自發組織「自衞隊」,由年長男士和婦人組成,二十四小時輪更當值,保護邨民。年輕一輩可能會問,為甚麼不在自己家中浴室洗澡?答案是公屋有自己獨立廁所浴室廚房,是七八十年代才開始有的。

  那時做警察非常辛苦,很多人說「好仔唔當差」,主要原因是危險和需要和黑社會盜賊等社會敗類一起,近朱者赤,很易學壞,而上層的高級警官多是「堅離地」,不知前線疾苦,有錯便大興問罪之師,先停職,後革職查辦。最可笑是一條紀律處分罪行「與不良份子(黑社會)來往」,試問如果不與他們來往,何來有線(情報)和犯罪資料呢!在八九十年代,我有很多曾破大案的同事都是因此「莫須有」罪行而被革職或被迫提早退休。

  雖然辛苦,但各人為了飯碗和一夥正義心,本着香港是我家的精神去打擊犯罪者,撲滅罪行,特別是一些俗稱九反之地,當時灣仔區夜店、夜總會林立,各個堂口(黑社會)在此為了利益互相廝殺,黑社會械鬥,檢獲的西瓜刀和削尖水喉通放滿灣仔警署證物房,拆下含淫褻性字句的招牌放滿停車場一角,甚至需要動用裝甲車將之壓毀(左圖)。

  那時法律未有今天完善,而很多黑幫是非常富有,長期僱用御用律師和律師與警方周旋,那時警察一般學識不高,很多時候便在文字或文件上「輸」給他們,雖氣憤但無可奈何!

  那時的黑人物(爛鬼)最怕是被扣留於警署覊留室(他們稱之為臭格),對付他們最好方法是把他們拘捕協助調查,扣留四十八小時後,如有證據,便送上法庭,如沒有便放人。那時對付爛鬼而他們最怕的是「被責年」,即年廿九將之拘捕,最快年初一才放人,他們術語是「衰足兩年」!扣留期間,因警署提供的「犯人餐」是根據外籍營養師提供的健康食譜和份量,份量少又淡味,更不適合中國人,午餐是砂糖三文治,爛鬼很多是長期吸煙或吸毒,味覺差而需要較鹹的食物,所以他們便要求親友送飯來給他們吃(他們稱之為「拜山」),一般是准許的,但送來的飯一定要沒有骨,因怕鯁骨和作為武器之用,所以一般是叉燒飯,因是啖啖肉。

  送飯到警署,飯盒是要經報案室人員檢查,叉燒飯較易檢查而獲接受是安全,所以他們便習慣了,「去拜山帶叉燒飯」直至今天。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