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顏色的玄機

  使用先進儀器協助執法,香港交通警察可算是先驅,早於七十年代引入雷達去偵測車速,利用儀器上讀數(readings)執法,違例司機見了讀數,在「無得拗」情況下只說︰「阿Sir!俾次機會。」阿Sir說︰「有記錄,不可以改!」告票就發出,比以往靠警車或電單車的咪錶來偵測車速有效及減少很多工序,例如那用於偵察車速的警車須事先交政府車廠檢測咪錶及調校到最準確,才可用於執法工作。

  除了流動儀器外,亦有固定的,分為偵察車速的,稱為SEC(Speed Enforcement Camera)(上圖),俗稱快相機,RLC(Red Light Camera)俗稱紅燈機(下圖),專門對付不依交通燈號的,俗稱衝紅燈。一九九○年代引入的主要用傳統相機,即是有菲林(film膠卷)的,那時有一個說法是,如果影到自己人或大人物,便將那卷菲林曝光便可,亦有些時候影到一些怪異圖像,更說成靈異事情等。因菲林可拍的相片數量有限,為了準確,每一次拍攝更是需連拍最少三張,一卷菲林可拍攝到的違例車輛很少。

  由於用固定攝影機偵測超速和衝紅燈非常有效,而二○○○年左右,澳洲維多利亞省又推出他們聲稱可以減低交通意外的維多利亞解決方案Victoria Solution,英美亦爭相學習,香港警隊亦分別派人到澳洲及英國觀摩。警隊交通總部向運輸局建議仿效及最終同意撥款在香港島、九龍及新界部份道路設立固定攝影機,設置地點交由警務處(中央交通違例檢控科Central Traffic Prosecutions Bureau)負責,亦首次引入數碼攝影相機,可拍攝到的違例車輛比傳統菲林多很多倍,很不容易經多次示範及路演,法庭才接納數碼攝影這新技術能成為呈堂證供,開創先河,相信因此法庭在之後慢慢接受這新技術於其他案件上。

  那時,設置流動偵測車速機和固定裝置都屬行動機密而不公開的,而那固定偵測機裝置更漆上不顯眼的灰色,但被人詬病謂警察設置陷阱替政府收稅,而不是為了道路安全。

  安裝了數碼攝影機的固定裝置二○○四年開始使用,那時交通總部的總警司非常開明,不但不反駁這些批評,更將所有偵察車速及衝紅燈地點公開及放上警察互聯網上,更把漆上暗灰色的固定裝置改為明亮的橙色,很易在路上被察覺。

  早期因撥款及人手問題,不是每一裝置都有攝影機的,只是輪流使用,放於意外較多地點,雖則如此,沒有攝影機的裝置亦起了「稻草人」作用,大大提高道路安全,加上從小教導道路安全的重要,香港今天已是世界上交通意外率最低的地方。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