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科技執法的挑戰

  上次談過用科技執法,可減少爭拗,因一般人相信科技,例如收到超速告票後,可到交通部或設於警察總部的交通違例檢控組看看早前攝錄,見自己超速,心服口服地交罰款及接受扣分。這設置早於二○○四年已啟用,早於很多先進國家。

  科技一日千里,怎樣先進的技術,偶爾都有人挑戰。在法庭上,正反雙方科技人員較量,看誰更有說服力,使法官(裁判司)相信,而法官一般沒有這方面知識,通常他們會較相信控方,所以警方一向是理所當然地(take it for granted)相信那專家提供的一方意見,直至輸了官司才從經驗中學習(lesson learnt) 過來。

  最早一宗挑戰雷射槍準確度的是九十年代初,私家車駕駛者被控於港島薄扶林道超速,他不服及用自己在這方面知識使法官懷疑雷射槍的準確性,最後獲判勝訴。這宗案件,控方敗訴最大關鍵是控方只靠雷射槍製造商提供的專家作證,而沒有其他獨立證人,法庭基於「賣花讚花香」的原因而判控方敗訴。

  這次從錯誤中學習就是對於這些科技產品,不可依賴製造或供應商的一家之言,一定要請來一個第三方提供獨立意見,最好不過就是在大學裏設立實驗室,由大學內的學者專家提供意見,或在使用前在街道測試後才用,雖然辯方仍爭辯,專家是控方僱用,大學內的實驗室是控方出資設立,但法庭普遍相信這是一個較易接受及可信的做法。

  另一次挑戰是於二○○三年,陳姓測量師駕車駛經青嶼幹線內的汲水門大橋時,行車時速九十七公里,被控超速及罪成,罰款及扣分,他不滿裁判司判他罪成,上訴至高等法院原訴庭,成功脫罪;他的上訴其中一理由是雖然路牌標明最高車速限制是每小時八十公里,但沒有刊憲,不具法律效力。更擔心引起連串翻案訴求,最後警方主動出手,已認罪的就讓他們認罪,因他們自己已承認錯誤,未認罪及仍在法庭的一律撤銷檢控 ,最終「和氣收場」,運輸局補辦刊憲,使之具法律效力。

  最近一宗則於二○○八年,林姓商人駕駛其跑車於北大嶼山路近青衣線限速每小時五十公里路段,以時速一百一十四公里風馳,他僱用重量級大律師和英國專家挑戰控方,最後戲劇收場,操作雷射槍的交通警員槍手承認不依內部指引使用雷射槍,控辯雙方經商議後,林承認一條較輕控罪,亦避免另一次雷射槍準確性的挑戰。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