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驅帝城

  上月香港警察郵學會為慶祝警隊成立一百七十五周年,特別舉辦了一郵學及香港風華懷舊物品展,會員編制了多部郵集參賽,學會請來中港澳郵學家為評判,評審郵集在歷史、郵學及收集難度等表現,最後脫穎而出的是前輔助警察莫志超一框名為「驅帝城」的郵集,成為全場冠軍(見圖)。

  在場立即有嘉賓問「驅帝城」在哪裏?「驅帝城」就是香港!在內地文化大革命期間(約一九六六至一九七六年間) ,香港仍是英國殖民地,內地一些激進份子把香港改名為「驅帝城」。

  翻開歷史,文革初期,毛澤東在北京連續八次接見來自中國各地的紅衞兵,自此紅衞兵成為文革的主要「火車頭」,向全國各方各面盲目推進。

  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人民日報》發表一篇社論標題「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打破「四舊(舊思想、舊文化、舊風格、舊習慣」,倡導「四新(新思想、新文化、新風格、新習慣)」作為文革的重要政治任務。在八月十八日毛澤東接見紅衞兵後,同月二十日北京很多紅衞兵走上街頭,開始強行實施破舊立新的措施。其中一項是改商店、街道、學校等名稱,使其有革命含義,不容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資產階級留下的「臭名字」,例如揚威路改為反修路、東愛民路改為反帝路,全國其他地區的紅衞兵紛紛仿效,全國出現很多反帝反修等路。福建則有反帝街,而香港更改為「驅帝城」,意謂驅走英帝國之城。

  一九六六年九月香港郵政署收到很多信件,都不見香港二字,取而代之是「驅帝城」,由於數量不多,郵政署照常派遞,這情況直至有報章於同月報道,引起殖民地政府注意,有報章刊出一份北京紅衞兵的勒令(下圖)把香港正式改名為「驅帝城」,但礙於文革初期的混亂,港英政府找不到對口單位去抗議或商討,亦不想節外生枝,更鑑於香港《郵政署條例》阻撓郵件在妥為派遞方面受到阻止或延誤是犯法的,港英政府只好「承認」「驅帝城」是香港。直至一九七〇年中,港英政府和國內郵政總局取得共識,所有「驅帝城」信件均在內地關卡堵截,不得輸到香港,於一九七〇年尾已不再見有把香港稱為「驅帝城」的信件了。

  「驅帝城」信件成為香港郵學研究其中一有趣專題,相信國內的「反帝街」等信件亦很快會跟隨「驅帝城」成為另一收藏項目。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