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香港重光—滙豐銀行「迫簽鈔票」

  昨天是二次大戰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的七十四周年,香港於同日結束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歲月,從一片頹垣敗瓦中慢慢復原,但即使香港是人傑地靈有福之地,這數十年間,每十年八載便會經歷一次大衝擊,暴動、金融危機、沙士疫症、移民潮和信心危機等,慶幸每次都使香港變得更強和更具競爭力。

  我相信香港今天面對的困境是沒有解決不了的,只要大家同心同舟,放下執着,互諒互讓,事情很快會過去的。不要讓政治鬥爭的內耗使一切停滯不前,這不是港人之福!

  說回二戰主題,今次談日本軍人在當時掠奪香港人財富,至今仍未歸還的一小篇章。

  早年的香港鈔票,因防偽技術未發達,特別是較大面額的,很多需銀行大班親筆在上面簽署才有效,並非像今天印刷上去的。日本人佔領香港期間, 除了強迫港人把港幣兌換日軍發行、戰後變成廢紙的「軍票」外(上圖),也有一種叫「迫簽鈔票」的鈔票在香港及鄰近地區流通。

  日軍佔領香港後,發現在滙豐銀行總行內有大量尚未發行的滙豐銀行香港鈔票,有一百多萬張,面額由十至五百元,總值高達逾億港元,但這些鈔票並不能立刻使用,因欠簽名,日軍便在集中營找到洋人銀行大班,每天押往滙豐銀行總部簽署那些鈔票。當時的滙豐銀行鈔票,要同時有兩個簽名才可以流通。五十及一百元鈔票上的總司理(Chief Manager)簽名已被打印上去,尚欠首席會計師(Chief Accountant)的簽署。至於五百元鈔票,則兩個簽名均欠奉。所以這些滙豐銀行高級職員在日軍威迫下簽署鈔票,人們稱之為「迫簽鈔票」。英國政府在迫簽鈔票推出市面後不久,宣佈不承認其為香港的法定貨幣。

  戰後,英國政府和滙豐銀行最終承認迫簽鈔票的價值,逐漸收回及銷毁。

  上述「迫簽鈔票」以外,鮮為人知是當時日軍在滙豐銀行亦發現有大量尚未發行但已有滙豐銀行職員機印簽名的面額五元鈔票,日軍就利用這些低面額及未有被英國及香港政府留意的鈔票來購買軍需和日用品,為了讓在其他地方的日軍識別及使用,便在鈔票上印上一組識別碼(下圖)。戰後才偶爾發現有多了一組直行號碼的滙豐銀行五元鈔票,但一直都不確定是誰及為甚麼印上去的,亦有歸納為「迫簽鈔票」。這謎直至九十年代初期才被解開,一位在日佔時在香港總督部負責印刷日本軍票名叫金子益雄的前軍人,向一位歷史學家透露他是負責在印刷工場,在深夜所有人下班後,把那些尚未發行但已有滙豐銀行機印簽名的面額五元鈔票一張張打上識別碼。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