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機動部隊

  最近帶一班學生出席粉嶺機動部隊(Police Tactical Unit, PTU )畢業禮,他們見各隊員精神抖擻,整齊有序操過檢閱台,車隊排列和機動性使他們讚歎,最後直升機飛到把現場氣氛推高。

  典禮後,有學生希望畢業後加入警隊,接受PTU訓練。他們對PTU的體能訓練和歷史特別有興趣,詢問我們當年在這裏受訓的情況和趣聞。

  現在PTU所在地是一九五八年三月成立時的原址,PTU最早稱為PTC(Police Training Contingent,警察訓練營),是因應一九五六年發生的「雙十暴動」造成五十一人死亡、多人受傷及二千多人被起訴擾亂公安等罪名,當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周恩來向港英殖民政府發出警告「中方不能漠視或容許此種破壞社會行為」,政府展開全面調查,警隊同時由一些擁有軍事經驗的警官組成一專責委員會檢討當時香港內部保安事宜後而成立的。現在所見是在八十年代中後期重建,成為今天先進和現代的PTU基地,是訓練藍帽子和飛虎隊人員的基地,也是警隊裝甲車隊的總部。

  我在七、八十年代曾在PTU受訓三次,(兩次是員佐級(警員和警長),一次是督察級),那時除短暫搬到新界車廠作臨時訓練營外,主要都在該舊兵營,除了用鋅鐵搭建營房外,亦有一些標誌性建築物,包括一小型游泳池、一間小戲院(放映八米厘電影包括小電影供隊員候命時解悶,那時沒女隊員,所以沒任何避忌),以及一所警官餐廳,漆上紅色。很多警官特別是外籍的,很喜歡在這裏大聲向操場喝罵,尤其幾杯落肚後,很多時不知原因,所以該餐廳突出部份(相信是僭建)稱為烽火台(下圖)。

  那時有一首改編的PTU歌,歌詞道出受訓時的苦況「未入過PTU,點算受過苦,士大夫(英文Staff教官)在冷笑,暗示前無路,柴頭(沙展教官)在身邊,發出呼號,我都要照做,須知此操場,猛虎滿佈,膽小非差人,決不願停步,冷眼看前路,寂寞是命途,明月影吧叻(Barracks鋅鐵搭建的營房),倍覺污糟,拋開欲望,飽遭煎熬,早知代價高,猛虎出洞,逼虎跳牆,終須破籠牢,一生當差人,永不信命數,斬荊棘沖波濤,更感自傲,抹去了眼淚,背上了憤怒,來日攀高峰,再與他比高!」

  每次社會動盪,PTU總打頭陣,做擋箭牌,不理甚麼黨或顏色,都要執法。我在任時跟同事說:「警察工作從來是磨心,無辦法,你選擇這份職業,就要承受。你放工後可以自己諗下,我是不是很慘,應不應該這樣做,但一穿上制服,就沒有選擇。」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