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鮮茄和師爺

  在七八十年代前,香港教育未普及,當時以英文為主流的殖民地年代,能操一般水評英語的(俗稱識雞腸)已可找到一份好工。在警署內,那時一般員佐級(警員至警署警長)人員都不懂英語,能操及寫普通英語/文的可擔任報案室及一些不用輪更好天曬落雨淋的外勤工作,而一些有潛質人員(Potential Officer簡稱PO)更被提拔攀上警官級(督察)。

  除警察外,政府亦僱用一些文職人員,在警署協助日常以英文為主的工作。在每一警區(District),文職最高級人員是一位行政主任(Executive Officer (EO)),但EO只是行政上管理警區內的所有文職人員,而文職人員實際日常工作的上司是不同單位的警務人員,很多文職人員和警察工作是非常密切的。

  在警區內的文職人員又主要分為兩個職系,一是文書職系,另一個是負責傳譯的傳譯員Interpreter,現已改為翻譯主任Translator。

  文書職系最高級是高級文書主任(Senior Clerical Officer),俗稱鮮茄,因取Senior的「鮮」和Clerical的「茄」,他是文書房(General Registry)(見圖)的主管,負責全警區的文件工作,最重要還是他經常接觸區內最高級警官,在權力核心工作,自然「獲得尊重」,有些更很「話得事」,特別是在普遍貪污的年代。

  另一職級是傳譯員,以往是在報案室輪更工作,與報案室人員一起,負責翻譯或傳譯由中文至英文,最普遍工作是報案室值日官(Duty Officer)檢控犯人時,因法庭文件(檢控書等)是英文的,需由傳譯員協助撰寫案情等文件(Brief Facts of Case),特別是一些英文水準不高的值日官(一般是警長或警署警長)階級,他亦需在值日官正式起訴犯人時,替值日官翻譯那些英文文件向犯人讀出。其他工作亦包括翻譯中文口供等文件,以便呈上法庭。

  在五六十年代,因主要是洋人上司,翻譯員亦成為下層華人警察與上層洋人溝通的主要橋樑,屬於非常「話得事」之人,因洋人上司向下傳達命令的,一定要經他,而下屬想向上司各反映事情,亦一定要經他。有些更「狐假虎威」,很多較低級人員,特別是不懂英文的,都懼怕他們,有些是真正做到上傳下達作用的,亦贏得同事尊敬,更稱他們為「師爺」,等同顧問,附圖那位師爺杜倫老先生,是五六十年代山東(威海衛)籍警察與洋上司溝通的主要橋樑,贏得很多山東同事的讚賞。

  今天,一般警察都懂英語,中文已普遍使用,而洋人警官數目已從多數變成少數(Minority)了,管理人員又比以往注重與前線人員的溝通,這些「中間人」 角色已淡出。

  時移世易,今天的「鮮茄」和師爺與當年的不可同日而語了。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