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醫護家屬有幾多無打尖睇病?

        最近政界人士涉嫌濫用特權事件愈爆愈多,亦愈爆愈濫。先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被指獲安排插隊,排在手術名單的首位,在伊利沙伯醫院做切除耳朵瘜肉手術。最新一宗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被指向醫管局高層施壓,安排原本分配在新界西醫院聯網分娩的妻子,調到旺角廣華醫院分娩,雖然陳恒鑌話按正常程序申請,但有點水洗不清。

  譚耀宗事件的細節比較清晰,他識得一個伊利沙伯的副顧問醫生,醫生見他耳朵有瘜肉建議他割,安排他做小手術,結果被爆出街,就鬧出大風波。醫護界人士話,如果他不是政界中人,這些情況根本「閒過立秋」,但作為政客這麼不小心,就無人幫到他了。

  譚耀宗當然有錯,但我對「閒過立秋」這四隻字最感興趣,既然是這麼普通的事,為何這麼大反應?換句話說,譚耀宗有錯,但其他所有做同類事情的人,是否一樣有錯?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陳沛然的回應值得關注。他指類似事件並非單一事件,過去曾接獲不同醫護訴苦,「說某某大人物、某某立法會議員或區議員,當自己、家人或朋友在病房或門診時,遞上名片或是給高層打電話,給前線醫生護士造成無形的壓力」。陳沛然呼籲公立醫院醫護遇有類似事件,應向工會舉報。

  但我接觸到的醫護界人士說,陳會長說的情況應該存在,但卻不止是一個黨派的議員或高官,會做這種「打招呼」的事情,而是各黨各派人物都做同樣的事情。而且不止是政界做這種事情,而是系統內的大多數醫護界都會做同樣的事情。

  這位醫護界人士問,在公立醫院內的醫生護士,他們自己或父母子女,兄弟姊妹,姨媽姑姐,若然有病,特別有大病時,到底會去排街症,再排專科門診,排幾個月才見到專科醫生,還是會找相熟醫生,打尖插隊馬上看病呢?

  他形容醫護讓親屬打尖睇病的情況十分普遍,「十個中有九個會如此做」。醫生也從善如流,因為今日我幫你家人睇病,將來你幫我,到我家人生病時,如果不是自己那科,還不是要求其他醫生幫手睇症,需要住醫院時,還不是求護士照顧。講到醫護自己生病,自然會找醫生打尖睇症,難道會去排街症?你話有何明文制度容許醫護這樣做,答案是沒有。

  這位醫護界人士形容陳沛然會長的「舉報」建議是「上了腦」。今天舉報的對象是高官和民建聯,黃絲醫護開開心心去舉報。結果觸發了藍絲醫護反擊,又大量舉報泛民政客曾經打尖睇病。再搞下去,下級舉報上級,高級醫護就成為針對焦點,好多人曾插隊讓爸媽看病,全部中招。他們也是公職人員,可以去廉署告他們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結果全部要拉。由於涉及醫護的人數太多,可能要政府特赦才成,否則整個醫療體系將會癱瘓。

  這讓我想起一個聽到耳朵都快長繭的聖經故事。一群猶太人抓到了一個犯通姦罪的女子,想當眾丟石頭把她砸死。可是當激動的人們握着石頭準備行刑時,耶穌問道:「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結果當然沒有人敢再掟石了。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陳沛然叫人舉報,但協會所有會長、執委夠不夠膽出來講,自己沒有利用特權幫親屬打尖睇病,歡迎下屬舉報?

  看到這裏,千萬不要誤會我歡迎一個有特權的醫療制度,我只是認為當道德標準提到最高時,當制度變得清水那樣清時,就要看和現狀差距有多遠。而且一下子由濁水變成清水,也要看大家是否受得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