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放棄有線 救活奇妙?

  九倉集團前天公佈業績,主席吳天海爆出大新聞,說旗下的有線寬頻已終止所有出售的洽商,集團對有線寬頻不會再延續資金承諾,未來將檢討是否再延續有線牌照,以及會否開辦新的免費電視台奇妙電視。
  這個消息甚有震撼性,我有很多好友在有線做事,都是很出色的新聞工作者,聽到九倉主席吳天海這個講法,心中不期然亦泛起濃重的哀愁。
  我過去曾講過,自己在一九九○年時,在一本叫《政經周刊》的雜誌工作,雜誌營運一年後結業,當時一眾同事聚首時,淚流滿面,自己亦在人生打工的初階段,感受到深刻教訓。
  記得年初有電台評論到公司發花紅,說有些公司的花紅很少,令打工仔很不開心,當時我就說間間公司都希望多發花紅,但香港現時的經營環境,並非真的那麼理想,很多企業的盈利大跌,甚至轉盈為虧,不是那麼容易可大發花紅。
  憑過去自己一點點的營商經驗,發覺無論從事甚麼行業,關鍵都是「生存、生存、生存」,不要輕言「老細其他生意賺好多錢唔怕蝕」。無論你的產品、服務做得多好,如果不能生存,最後都變得毫無意義。我這些話說出來難聽,但卻是鮮血的教訓,經驗的累積。
  有人說九倉去年核心盈利一百三十七點五億(純利二百一十四點四億),為何不可以支持蝕三點一億的有線寬頻?有線都已連蝕九年了,為何不可以再蝕下去呢?又有人說亞視以前做得那般差,都有人買,為何有線無人買?
  據有線電視的內線人士話,問題在於有線不但只虧蝕,還要面對目前傳媒極之嚴峻的經營環境,未來仍有大筆投資承諾,但照現有的經營模式卻看不到任何前景。在收費的有線電視方面,去年十二月行政會議批准有線電視續牌十二年,其中附加條件未來有線要投資三十四點五億元,主要用以製作節目,即每年要投入五點七億。
  此外,有線投得的免費電視牌照,原預計今年五月開設奇妙電視,奇妙電視首播頭六年,亦要投資十一點八億製作節目,即每年平均製作費又要近二億。那麼條數就好易計,收費的有線電視加免費的奇妙電視,每年加埋做節目就要近八億元。換言之任何人買了有線電視,根本不存在「慳住做」的可能性,很難收支平衡,所以最終無人願意出好價去收購有線。
  那麼有線最後是否難逃執笠命運,那又並非一定如此。據我所知,現在九倉還存在着一個不做收費的有線電視,而只做免費奇妙電視的可能性,當然這樣做一定要得政府批准,所以九倉採取這樣「拒再泵水」的策略,置諸死地而看能否後生,可能志在和政府講數。
  不做收費的有線電視有很多好處,其中一樣是,由於有線經營的頻道眾多,單是投資節目製作的金額,就差不多等於只做一兩個台的奇妙電視的三倍;另外由於有線要不斷地銷售收費服務,養着大批的銷售團隊,還要有大量的工程人員上門安裝維修,工程人員出一個單的成本,估計要四、五百元。故若不做有線,就可大大降低成本,令到這門生意比較有生機。
  不過,這個方案既要政府同意,又牽涉到大規模的重組及裁員,雖然部份員工可以轉到奇妙電視,仍然會引起很大震盪,所以九倉講明不會再泵水,要計出有「錢景」的財務方案,才會落疊,至於政府及員工能否接受,就要大家各自計數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