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國家也要生存

  韓國近日新聞多多。總統朴槿惠因密友干政被揭發貪腐醜聞,憲法法庭於上周五決定,通過彈劾朴槿惠,令她成為當地史上首名被彈劾罷免的總統。總統職務由總理黃教安暫代。

  預計韓國總統選舉最遲在五月九日舉行,社會求變聲音高漲。在野的共同民主黨前黨魁文在寅的呼聲最高,支持率達百分之三十二,遙遙領先其他候選人。文在寅反對在韓部署美軍的薩德反導彈系統(THAAD),不過執政黨卻大力推進部署薩德系統,希望趕在未來兩個月完成部署,製造既成事實,令文在寅即使上任,也難取消薩德部署。

  中國在此關鍵時刻,不斷出招,發出「旅遊禁韓令」,停止出團韓國,而已計劃好的旅行團亦生變,韓國首次發生三千四百個乘坐國際郵輪來到濟州的中國團體遊客,集體拒絕下船事件。

  事發在上周六(十一日)下午一時,歌詩達郵輪「賽琳娜號」抵達濟州外港,當時碼頭上已經有八十餘部觀光巴士在等候,濟州免稅店等購物場所也做好了接待準備,最後中國遊客集體拒絕下船。此次乘船的遊客全部是中國一家企業對員工的獎勵觀光團,郵輪從日本福岡駛來,在濟州停靠,最後駛往天津港。

  和朋友聊起此事,意見言人人殊,有人認為遊客何必如此,亦有人認為韓國部署薩德威脅中國,抵制是合理行為。

  我記起一九九八年的故事,那些年爆發亞洲金融風暴,南韓貨幣暴跌,陷入深重的經濟危機,大批韓國人捐出黃金救國。我當時十分詑異,韓國人可以如此愛國。如今假如位置易轉,是中國在韓國附近部署導彈防禦系統,籠罩整個韓國,可以把韓國所有射出的導彈擊落,韓國人如此強悍,可以毫不猶豫抵制一切中國東西,不會怕中國是大國。

  這裏就碰上一個大問題,當自己國家的生存受到威脅時,自己應否做點事情幫一幫忙。認為「中國遊客不必如此」的人,可能沒有從一個國家的角度,看國家生存的問題。

  當中國還是一個弱國時,外國不太理會中國。在二○一○年中國的GDP總量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外國媒體估計中國經濟最快在二○二四年就會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

  不過中國這個世界第二不易做,美國早在二○○九年(即美國爆發金融海嘯一年後),已看到美國經濟放慢、中國急促冒升的勢頭,提出「重返亞洲」策略。

  我和外交界人士傾過,美國有兩方面可扼殺中國,第一,軍事上以「第一島鏈」對中國形成包圍圈,北起日本群島,中接台灣島,南至菲律賓,甚或遠至韓國。如今美國想在韓國、日本甚至台灣部署薩德系統,根本是把第一島鏈國家連網到美國整個導彈及反導彈系統之上。

  第二,美國切斷中國的石油運輸路線。其中一個關鍵位是新加坡附近的馬六甲海峽,另一個位置是南海,由中東經海路運輸到中國的石油,要經馬六甲海峽轉運到中國,在戰爭中一扼斷這些咽喉地帶,中國當時未建立石油儲備,根本不用打仗,不用一個星期,中國已經熄燈,沒有能源,可以投降了。

  中國過去八年,就是要打破這個包圍網,萬一戰爭爆發時,讓中國可以生存。所以不能把薩德系統看得太簡單,也不要以為中國的反應好過火。韓國若要與中國為敵,就很難再大賺人民幣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